【三国之见龙卸甲】【完】

时间:2016-05-24 15:54

三国时期的赵子龙,我想大家都不陌生吧!关于他的传说有很多,以下是一段鲜为人知的秘事,或许,你只从我这里看到过,至于是真是假,就无从稽考了!

  见龙卸甲,是近年被拍为电影的一段三国剧情,但其实这四个字所说的,并不是赵云的一生传奇,而是一场单挑对决。

  在三国时代,英杰辈出,其中不乏女中豪杰,和赵云有过一些不清不楚关系的奇女子,诸多野史中也可见一二,她们多是身手不凡,技艺高超,当然也俱是国色天香之美女。

  以赵子龙那么风骚的人物,白马银枪,又一身高超的马上功夫,自然吸引到不少女子为之倾心,只是碍于赵云的身份,史书不便记载,不然单就赵云一人的情史,都得占上史书十之三四了。

  而见龙卸甲,说的比较隐晦,其实全句该是:『纵是女中英杰,有那一骑当千之勇;于子龙将军前,也只可以卸甲投降。 』以下便让我来为大家细说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对决吧!

  三国时期,两军对阵沙场的战争自然是为世人所传扬记载,可是却也别忘了,有一个存在,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只要有人,就有它!它叫江湖。

  江湖中也有无数的侠义英雄,为情为义,可以抛头颅洒热血!

  在江湖中,只要你武功够高,那不论是男是女,是贫是贵,也能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同。

  当时的江湖公认第一高手,便是名女子,相传似女有倾国倾城之色,身子轻盈如那赵飞燕,看似能于掌上轻舞。

  那一天,赵云刚在军营中休息,却听见士兵来报,有一队士兵在外巡逻时与一些江湖人士相遇,双方先是口角,继以动武,结果全被对方击倒,对方听得我队统帅是赵将军后,便放了其中一人,要赵将军提枪过去,只要胜过他们的老大,便放过那些士兵,并甘愿为赵将军驱使;要是赵将军输了,人也会放,只是此事赵将军日后不能追究而已。

  赵云听罢,眉头一皱,其实江湖中人桀骜不驯,自觉武技高超,多是看不起将军的个人实力,他也时有听闻张飞将军和关羽将军被一些江湖中人上门求战的事情,而张飞将军多是高兴地接战,然后轻松获胜;而关羽将军则多不理会。

  说也奇怪,赵云的威名虽不及关张二人,可也是不弱,但从主多年,却还没被人邀战过,可他也没想到,第一次的邀战竟是如此。

  赵云哼了一声,拿起了放在一旁的长枪,轻喝一声:「备马!命亲卫精锐随后跟上!」「领命!」

  赵云风骚无比的甩了甩头发,手提长枪便翻身上马,两脚一夹,马儿便飞快跑了出去…士兵在后看着赵云的背影,失落无比地道:「将军……我还没说在哪呢……」看着天色渐渐变得昏黄,几个身穿华贵战衣的壮汉脸上露出渐渐不耐之色,其中一人更是提起了一个士兵,大声骂道:「你们真的赵云帐下的士兵?怎么到了现在还有人来!难道他是怕了吗!」那士兵面上一紫青了一块,可嘴里却十分硬气,犹自道:「笑话,我家将军连曹操的数万雄兵都不放在眼内,又怎么怕了你们这些武人!军中要事繁多,我家将军抽不出身来管这闲事也是正常!你要等不及便杀了我们走啊!」那大汉闻言,似是被气得通红,拿着刀子的手提起了又放下,却也是不敢杀了这个士兵。虽然不知道那赵子龙是不是真有七进七出曹军战阵的实力,可是蜀军大营就在不远之处,这却是事实,要是真的下手杀了此人,赵云盛怒之下大军出动… …大汉看了不远处的华贵马车一眼,转瞬又低下了头,暗自想道,要是大军杀到,恐怕那时就只有她才能杀出一条血路,逃出生天了。

  「说得好!果然不愧是子龙帐下的士兵!那小子的兵练得真不错!」只听一把粗豪的声音传来,众人转目看去,却是一个满面胡子的巨汉,手里提着丈八蛇矛。

  那提着士兵的壮汉放击昏了手里的士兵,其他的壮汉也照做,把被绑住的士兵都打昏掉,那领头的转身朝巨汉问道:「你是蜀军的张飞将军?」「正是张某!你们要找子龙过招是吧?恐怕是没这机会了!」张飞提着丈八蛇矛,挥空一划,那威势甚有煞气。

  「哦?莫非赵将军只是名不符实,怕了我们,不敢前来应战?」「错了!子龙他人于战场上聪明冷静,头脑清晰,不过他有一个大缺点,就是--路痴!而且刚刚他出来太赶,亲兵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你们的位置,恐怕今天你们是等不到他了!不过你们扣下了我军的士兵,我也不可能就这像放了你们,就让我好好教训你们吧!」那群壮汉也顾不得消化赵云原来是个路痴的惊人秘密,各自对看一眼,便并肩齐上。

  这群人使的兵器各有特色,唯一的共通点是--强!

  虽然是十多人围攻一人,可是张飞手持长矛,又有体型优势,天生神力无匹,加上多在沙场博杀,身上带有杀气,一招横扫就可以挡下五六人,要是一人硬接,纵是身怀内力,也得留下暗伤。

  这十多人很快便倒下五六人,为首之人咬了咬牙,便道:「结阵!」余下九人同时急退,接着身影交错,看得张飞一阵眼花,便被九人一阵抢攻,失了先机,又被近了身,张飞心下惊怒,身形一沉,张嘴怒喝一声,那声势直如猛虎出闸,一声怒吼之下,几人顿住了身法,张飞见状大喜,蛇矛再度一阵急扫,这招虽然极耗体力,不过威力却是惊人,猝不及防之下,其中六七人被扫个正着,一击之下竟是整个人被打飞了近十多米,其中一人更是直朝马车撞去。

  那为首汉子惊恐之余,身子边退边急道:「尊主小心!」「哼!」一声冷哼从马传出,只见一条红色的长巾从马车飞出,打在了那人身上,那人口中再度吐出一口鲜血,同时身子朝张飞直击!

  「以自己的手下作武器,好狠的家伙!」张飞嘴里虽是痛骂,不过手下也没留情,又是一下朝那人扫去,击往马车,这下张飞没有留手,矛锋扫过,尸身就成了两件。

  马车中又是飞出了两条红巾,再度再尸身击回。

  两人你来我往,很快尸体就被击成十多块,除了一些部件无可避免地掉落之外,那些大块的血肉都仍在二人的控制之内。

  有几名大汉已是忍不住干呕起来,他们虽然都是常年在江湖中拼杀,可是要像这两人般把尸身当成是玩具一样互相击来击去,单是看就让两人感到心寒作呕。

  「叱!」一声清喝忽从马车后面传出。

  张飞闻言便把击来的肉块扫到一旁,打在树上,摇得一阵叶落。

  「哈,子龙,你总算来了!」

  从马车后面赶来的正是赵子龙,赵云才马上跃下,道:「没想到距离这么远!对了,张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张飞闻言便道:「我今天本是想找你切磋的,不过听到这事儿,便立时赶来,刚巧正斗得紧张!」赵云从马车后步出,看了看四周,除了一地的碎尸外,还有六七人倒在地上呻吟着,余下站着的几人面色也不好。

  「正斗得紧张?就凭他们?」赵云说着,手搭在马车的窗子上,似是绕山走了一圈,有点疲累。 (张飞来的方向是从军营直朝这点走至,而赵云是从马车后面跑出,原因自然是因为他绕山走了一圈,才会从后面跑出。)「不,你看看马车,小心点。」张飞笑着道。

  赵云把手缩回,想从纱窗看清里面,却听一声怒喝:「大胆!」接着一条红巾便从纱窗穿出,直往他的脸面打来。

  心里早有准备的赵云身形一退,抽出青虹剑便想斩断那红巾,可没想到那巾似是特殊物质所制,以青虹之利,竟是不能伤其分毫!

  「哼!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有胆便出来一战!」赵云说罢,长枪便如倾盆大雨般舞起无数枪花,直往马车刺去。

  「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汉。」马车这回传出的,却是一把娇柔的女声,赵云一愣,枪影一顿,无数枪花变回了那唯一的枪头,就在赵云发愣的时候,马车里十余条红巾击出,直朝赵云身上打去。

  赵云虽惊不乱,长枪舞成圆盾,把红巾一一挡回,那红巾被挡后便回收到马车之中,转瞬再度击出,赵云只守不攻,却被那红巾打得连连后退。

  「此人好生利害!」赵云心下暗道。 「这种强度的攻击,竟然可以持续这么久的时候!难道这便是江湖中人传说的内力生生不息之境?!」「没想到传闻中便如那天神下凡的神勇将军赵子龙,最擅长的却是龟缩防守,小女子慕将军威名而来,没想到……却是如此教人失望!」赵云听罢心下暗怒,可是手中长枪仍是守得滴水不漏,在旁的张飞早已打倒余下几人,正坐在地上看戏,闻言大笑道:「没想到子龙也有被女人小看的时候!」赵云气得咬牙切齿,心里暗道一世威名岂能败在这个连样子都没看见的女子手里!

  赵云脚下忽地一沉一扫,身形大幅变动,避开了几条红巾,手中长枪转守为攻,一阵枪雨从手里冒出,直往马车冲去。

  赵云前冲之势极其迅捷,马车中人又不能移动,被他一下反攻,竟是连像样的抵挡到做不出来。

  但听轰的一声,马车便被赵云一个冲杀间击成碎片,而赵云也已穿过马车,身子落在一棵大树旁边。

  「这下冲杀倒有点样子,就让小女子来领教将军七进七出的本事吧!」随着尘埃落下,露出了那绝美的身影。

  妖异诡秘的黑色眼罩,娇嫩欲滴的红唇,及肩的一头短发,肩上两片银色肩甲,下面是贴身的红色布束衣装,乳房下是一个金属护甲,托起了那与身型不符的一双巨乳,在束条以外露出了大片的雪白肌肤,娇小的身型配搭着那条条红巾,给人一种别样的性感魅力。

  赵云看得唇干燥裂,但觉身体一股邪火上涌,大喝道:「你这是什么装束!竟穿得如此有伤风化!」那女子闻言笑道:「人家本来就不打算给你看,是你硬要打碎马车让人家露给你看!」「你……你休得胡言乱语,坏我名声!」赵云大怒,谁知道你在马车下穿成这个样子!

  「呵呵,口舌之争,胜又何用?将军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小女子的血色迷雾,可是江湖中人闻之色变的杀招,要是将军只挂着留心人家的肉体,一不留神,恐怕就得和地上的碎块一个样子了!」「战场之上无父子,对决之下不留手,纵你是国色天香,有那倾国倾城之貌,赵某手下也绝不留情,到时别怪赵某辣手摧花!」「呵呵,江湖中谁不知极乐小仙一生但求一败!」话毕,极乐小仙手中两条红巾飞出,直打赵云的面门和肚子。

  赵云冷哼一声,轻松就把两条红巾打回,道:「要是你只会这招,那恐怕当今江湖中确是无人了!」「好大的口气!就让你领教我极乐小仙的真功夫,莫让你小看了江湖中人的手段!」极乐小仙双手再度扬起,可这次飞出的不只是两条红巾,而是十多条,眼利的赵云还发现,红巾飞出愈多,小仙身上的布就愈少,露出的那白嫩肌肤就愈多。 (旁白:这是当然的啰,不然你以为布条从哪里变出来!)虽然说赵云公私分明,可是男人嘛,要看见了漂亮的女性走光,谁能忍住不瞄上一两眼?何况这美女简直就是倾国倾城的绝色妖娆,那肌肤光滑如水,夜色映照下诱人之极,配合那鲜艳的红巾,更是倍发诱人。

  极乐小仙可不理会赵云如何想法,那红巾来回之间迅猛急速,飞击轨道更是愈发诡异,竟能凌空转折,大出常理。

  赵云眼光本就不太集中,眼下更是眼花撩乱,无数的红色线条在眼前飞舞着,肉色的娇小躯体更是快速地移动着,看她的移动便似随风而舞,脚不沾地的妖精。

  『啪』的一声,却是赵云的银制头带被击飞,一丝鲜血从他额上流过。

  极乐小仙看见那鲜血后,攻势更猛,双眼发出的光芒让人心寒。那红巾舞动的力量永远是那么地稳定,而那轨迹却是变幻莫测,无从捉摸。

  赵云的双眼忽似发出电芒,透过那重重红巾,直直撞上了极乐小仙的眼神。

  红巾攻势微微一缓,极乐小仙但觉赵云的眼神便如那锋利的青虹一样直插进自己的心房之中。

  多男子纵横江湖,什么样的英雄人物她没看过?专修眼神,单凭目光就可以伤人于百步之外的高手她也杀过几个,可是像赵云那样的眼晴,她却从未有遇到过。

  那双眼里似是蕴含着一股锋锐的意志,一股不息的活力,他的目光坚定锐利却不伤人,锋光外放却不散涣。

  那重重的红巾便如纸糊一样,在他的目光下毫无阻挡之效,虽然只匆匆一瞥,可是小仙只觉那眼晴仍在注视着她。

  不只是她的眼晴,还有她那张美绝人寰的小脸,那硕大丰满,随着自己飞舞而晃动不停的乳房,那盈盈一握的小腰,那双外露的白滑大腿。

  她被很多人看过,那一双双好色狂热眼神的注视,她早就没有感觉了。可没想到如今被赵云这种奇特的目光一看,就让她被瞧得心烦意乱,但觉身子里一阵欲火上升,乳头更得凸起,布条本就随着飞出而把身子包得更紧,乳头的凸出在这时甚为显眼,最糟糕的是,她的下身也开始湿了起来,想来很快胯间的红巾上就会冒出一块水渍。

  想到这里,小仙的招式便散乱起来,本被她压制得死死的赵云,虽然不明白小仙为何如此,却知机不可失,立时反攻抢近。

  小仙见状大惊,身子鬼魅般与赵云贴身交错而过,赵云身上那浓厚的男子气息让她心里一阵慌乱。

  赵云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之辈,虽然对极乐小仙的样貌身材大为心动,可是他更为在意自己的生命,极乐小仙不是一个可以让他放心的女人,她的武功太强太利害了,赵云可不敢和她贴身肉博,只怕小仙肉掌轻按,暗劲一发,他赵云可就真个到极乐世界去了。

  正所谓得势不饶人,赵云的根枪一阵抢攻,银枪如那大龙急舞,其势无可挡亦无可避,眼看小仙就要死于枪下之际。

  极乐小仙大喝一声:「血色迷途!」只见那红巾全数飞出,汇成一个红色漩涡。

  赵云一惊,只见自己手中那幻成银龙的长枪竟被小仙这招套住。

  赵云立时双手一抬,一招龙抬头便想让银龙破出红布的包围,可这血色迷途又怎可能如此轻易被破?

  只见除却肩甲和胸托外,已是身无寸缕的极乐小仙,正晃着一对巨乳,两手一圈又一圈地舞着红巾,形成密不透风的一条红色通道,更是把银龙套在其中。

  那套圈圈的动作有大有小,令赵云感到手中的银龙被那红色的通道时而夹紧,时而放松,那一紧一松的感觉让他好不难受。

  「这招血色迷途也实在古怪,这一圈套一圈,大环套小环,小环出大环,万妙无方,无迹可寻,那浑圆的红圈一套接一套,宛如一条阴暗的红色通道,把我的银龙紧紧套着,那时松时紧的感觉更让我有种长枪脱手射出的感觉,这样下去可不妙,既然已无法拔出,那唯有直插下去好了!最强之处可能就是最弱之点,直朝那阴。道(简写)的中心点直击好了,说不出可以撞开它的深处!」极乐小仙这时似乎开始有点累,只见她脸上绯红一片,口中微喘着气,妩媚笑道「如何?我这血色迷途利害吧?

  可把赵将军你的银龙紧紧套住啰…呼…这一松一紧的感觉,嗯……如何?很难受是吧?呼……不知多少武林好手的兵器就是这样被我套得脱手射出……呼,怎样?赵将军?快射了是吧? …嗯……」赵云也不好受,紧握着手中的长枪,嗄着气道:「哼……你这招确然利害,不过我的银龙可没这么容易输给你,呼……看我直捣黄龙,把你插穿!」极乐小仙闻言,便道:「呼……就让我看看赵将军的银龙有多利害,看看是你先把小女子插穿……嗯……还是人家先弄得你射出来! 」「嗄……少废话了……给我破!」赵云不再废话,银龙直朝中心击去,小仙早有准备,两手舞动更见急剧,一时乳海翻飞,肉光四射。

  「啊……怎么……嗯,可恶……看我的血色九折!」赵云的攻势显然让小仙稍感不支,小仙面色微变,手中再度变幻,可那喘息声也是愈发急促。

  只见那本来只是有点弯曲的红色漩涡便得曲折离奇,远看就像闪电一样,比那羊肠小径还要曲折。

  「啊!……这感觉!……唔,枪头传来的触感……」赵云因为角度的关系,不能看到了红巾通道的变化,只能从银龙传来触感了解情况。

  「呼呼……如何?快支持不住吧!嗯?」小仙得意的笑道:「我这招血色迷途共有三种变化,如今只是第一种,我看你已是受不了了!快点… …快点给我射出来!」「你妄想!……小小的曲折就以为能让我射出来,太天真了!……唔!」赵云手腕一阵抖动,只见银龙竟神奇的变向,硬是在那曲折的通道里闯过,只是赵云那微抖的手腕表现出他的吃力之处。

  要知道那一紧一松的动作可是仍在运行着的,赵云的银龙如此硬闯,那股夹紧的感觉可就平常更为强烈,摩擦和紧缩放松的感觉令他差点就脱手射出银龙。

  「嘿……好手段,没想到赵将军的银龙如此生猛,硬闯已过……嗯,看我第二招--血色枷锁!」小仙的脸上已满红霞,那娇嫩的肉体上也布满汗水,呼吸略见散乱。

  但赵云的状态也是半斤八两,银龙微微发抖,眼看就要射出的模样。

  「啊!好大的吸力!……唔,我的银龙被她这样紧紧吸住,枪头都像要脱离枪身了!……啊……被拉长了的枪身还受到一股强烈的紧缩压迫着!」「嗄嗄……如何,嗯……快点射出来啊!赵将军……人家已是累得快受不了……快点射啊!」「现在才求饶太晚了,我赵子龙今回必定得把你的三招变化都破掉,然后再把你的通道插穿!」「嗯……赵将军,你太狠了……啊!」

  被张飞命令待在远处的亲卫精锐听到了两人传来的高叫声,顿时面面相觑,这是咋了?不是说赵将军与江湖高手过招吗?怎么现在倒像是野外洞房似的?

  赵云自然没想到他和小仙的对话到底有多少歧义,这时他只想大破这妖女的招式变化。

  「这招紧吸的招式十分利害,我如今体力不支,拖久了只怕最好的局面也是两败俱伤,对了,我不是正要顶开她的通道吗?如此正好,我就借势破开她!」赵云想到这里,脚下蓄力,银龙待得储足了力后便顺势朝通道中心杀去!

  「啊!要被赵将军顶破了,可恶……呼!赵将军,接我最后一式,血色诸天!」也不见小仙如何动作,赵云只觉那通道急剧扭动,在银龙快要破道而出之际,那红色通道立是波浪狂起,一阵阵阻力从通道传来,把银龙万夫莫敌,势不可挡的冲势硬生生止住,那股强烈的压缩力和突如其来的震动,这都让本已体力透支,疲累万分的赵云感到长枪便要脱手射出。

  「糟…糟了!要射出来了!」赵云不禁失声道。

  「嗯……人家,人家也不行了!啊!」

  就在赵云的长枪脱手射出的同时,小仙的通道也已散开,一条条红巾掉落在地上,小仙勉力避开了从旁射过的长枪,张开腿倒坐在地上,看着赵云,没有说出话来。

  赵云也疲累万分,只是意志令他仍是稳站着,可他的视线却已是无法移开,小仙那因为坐下而大大张开的双腿,露出了女性的隐秘之处,赵云锐利的目光正看到那粉色的穴口一张一合,如同刚刚那血色通道一般,赵云心里不禁想道:「不知这穴是不是像她那招一样有三种变化?」「吼!老子忍不住了!」这时,在旁观看良久的张飞终是忍不住现场那淫靡的气氛,一上脱了清光,抢在赵云之前把极乐小仙扑倒。

  「啊!张将军!你好壮啊!」

  「小淫娃,还有更壮的呢!看我好好地教训你!」赵云在一旁看着,心里暗怒张飞,可偏生他现在有心无力,别说做爱,他连站着都是那么的艰辛。

  他只能看着张飞那啡黑的屁股朝他上下抽动,噗蹼的水声在夜里是何等的清晰。

  「喔……喔……靠!你这淫娃的阴道会动的……啊!」张飞似是吃了一惊,却又更爽地叫嚷着。

  「啊……啊!张将军,再大力点,人家还能受得了……啊!再来!」小仙扭动着娇小的身躯,近乎全裸的肉体,被张飞那巨大的身体紧压着,那大小和黑白的对比感让人看得格外刺激。

  「呜……还,还会吸,操,老子的鸡巴都要被你这淫娃吸断了!」「唔,利害吧!张将军……你们以后……可不许再看轻我们江湖人了!啊!」小仙娇声喘着气应道。

  赵云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到小仙的声音似乎比刚刚更要精神一点。

  「妈的……你这小娘皮的阴道太奇怪了吧!还会震动摩擦……啊!太爽了!吼吼!我要操死你!」赵云暗叫不妙,张飞现在的情况他以前见过几次,只有在拼命的时候他才会兽性大发般,只见张飞的屁股猛烈地抽动着,小仙雪白娇嫩的身子似是真的要被他插穿一样。

  「张将军,胯下留情!」赵云强提一口气朗声道。

  「吼吼!干死你!吼!」张飞却似是听不到赵云的叫唤声一样。

  「啊!好舒服,再猛一点!你那么粗的腰是用来看的啊!再大力一点!」赵云一愣,极乐小仙的声音已是回复到了在马车里的那种状态,似乎和赵云交手消耗掉的体力已全部恢复。

  这时张飞忽地怒吼一声,两手一拨,却是把小仙的肩甲和胸托都打飞掉,看得赵云心里暗惊,可却见张飞浑身连抖几下,便向后一倒。而小仙的身体即仰天倒在地上,半晌,却见小仙悠悠地站了起来,一条白色的流质粘液从她的胯下流出,过了好一会儿,那些粘液似是流毕后,小仙便往赵云走来。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头顶勉强及肩的娇女子,赵云忍不住问道:「你……在下斗胆一问,姑娘今年芳龄是?」极乐小仙闻言,娇笑数声,道:「今日一战,我功力终是破了第九重天,达至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十重天,徒增百年青春与寿命,你说,我现在是多少岁,到底重不重要?」赵云一愕,心下虽然不信,可也没有再问,便道:「张将军他是怎么了?」「他?哼!出言无状,要不是念在你刚刚为我说的那句话,早就把他吸干了!如今只是小惩一番,教他三个月内精力透支,无法行房而已!」赵云心下暗抽一口冷气,真狠!

  「至于你…」极乐小仙伸出了右手,隔着裤子紧握着赵云的跨下之物。 「我很想知道,你跨下的银龙有没有你手里那么生猛利害!」说罢,右手紧紧一捏,赵云便觉浑身精气一泄,却是射了出来。

  「真多呢!」小仙伸出舌头,细细地品尝着手中的点点精液,道:「留着,为我小仙留着你的精液,一个月后,我再来找你!希望到时你可以像今晚一样满足到我……至于这件事情,我会保密,你们可以改编一下,香艳点没关系!」说罢,看向不远处,那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被张飞的虎吼声吸引过来。

  赵云只见小仙收回红巾,扬起可爱的小屁股,朝林里一跃,转瞬便已消失不见。

  赵云轻叹一口气,冲过去帮张飞勉强穿齐了衣服,而这时那群精锐也已赶到现场,见到了混乱的场面,大吃一惊。

  赵云安抚了他们,命他们把张飞抬回大营。

  有几个眼尖的士兵看到了赵云从地上捡了两片银色的东西和一块形状奇怪的金属。后来他们在大帐里看到,那是两件肩甲和一块似是女子用的胸托,照尺寸来看,份量还不小,于是各种奇怪的传闻便开始在军中传出……众多版本里,有一个据传是张将军流出的版本最为人乐道:

  「那天来邀战的是一架华贵马车的主人和他的手下,那些手下手底功夫不弱,单个战力比我军精兵还要利害,可也不是老子的对手,只是那马车主人,却十分利害。

  老子打碎马车后,才发现竟是个大美女,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老子一时不慎,被她抢了先机,那小娘皮穿得很少,害老子眼晴不知瞄她胸部还是屁股后,一下不觉就被她偷袭打趴。

  这时子龙刚巧赶到,接了老子的仗和这小娘皮打起上来,本来子龙的功夫是比我差上一点,可没想到就在危急之时,子龙一个眼神射去,那小娘皮竟春心荡样,打得不成样子,最后还被子龙三连刺,挑飞掉盔甲,就是你们在大帐看到那三件。

  那小娘皮真是个淫娃,眼看要输了,竟便干脆脱光了衣服,子龙血气方刚,被那妖女一番诱惑,终是忍不住提枪上马,嗯,就是你们听到的了,那妖女没想到自以为傲,最是利害的床上淫功也敌不过子龙的一根银枪,于是唯有弃甲慌忙而逃啰! 」而赵云对这些传闻一律不理,还下令谁流传就军法处置,不过他挡得了士兵,挡不了张飞,直到刘备下了令,张飞才停止了这个流言的散布。

  不过那时候,整个蜀国都已经知道了赵云将军的『利害』,而见龙卸甲这句话,也隐晦地流传下来。

  【完】

18569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