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學生妹的故事

时间:2016-05-24 15:54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1)脫水


  現在住的這一棟大樓,是混居的,有上班族也有大學生。然說是套房,不過
房東隻在一樓樓梯旁放一台脫水機供大家共用。


  有一次半夜睡不着,洗完衣服,拿出去脫水,走到脫水機前,才發現有一個
臉盆在上面,不過脫水機已經停了,隻好先回去。等了10分鍾還是沒人拿走,不
耐煩的把?面的衣服拿出來,一些衣服和内衣褲,看來身材不好,内衣還是雜雜
牌,兩件300 的市場牌。


  當衣服正在脫水時,一個女生挂着濕答答的長發走了下來,原來是學生妹,
連聲的道歉,說她等得睡着了。發現她還是個大近視,講話離我很近,抓不住距
離,在彎身拿臉盆時,從睡衣領口中發現原來沒穿胸罩,好像學生妹洗完澡都不
習慣穿内衣,果然沒猜錯,基本罩杯而已。


  道再見後,緩步上樓,更是驚奇,一件式大大的睡衣後面,因爲頭發滴水的
關系,露出了屁股的形狀。急忙的叫住她,問她有沒有空聊天,她回頭時滑了一
下,連忙上前抱住,不偏不倚抱着胸部,她也不以爲意。


  兩個人就這樣坐在樓梯,當然她坐上兩層,我坐下兩層。爲什麽?她沒穿内
褲,當然有戲看了。聊着,就瞄一下,看看黑黑的下部;腿麻了,就站着看看咪
咪。


  這個近視妹聊了15分鍾後,看見我的褲裆隆起,不好意思的笑了,說下次再
聊。


  回房後一個小時回味得睡不着……


              (2)黑色胸罩


  話說和學生妹熟了之後,發展許多故事,先說其一……


  哪天下班回到家,躺着看電視,内線電話響起,學生妹說她班上男生送東西
來給她當宵夜,太多吃不完,問我要不要上去一起吃?問了房間号碼,穿着短褲
上衣就上樓了。


  「哇!我說那個男生想追你是不是?送這麽多?還有啤酒。」


  她說︰「我又不喜歡,所以下樓東西收了就送客。」


  有啤酒,看來這個男生也不安好心眼。


  一面吃一面看電視聊天,學生妹隻穿白色襯衫和短褲,偶而從鈕扣間的縫隙
看到内衣。哇!今天竟然穿黑色内衣。


  「幹杯!」


  吓了一跳。


  「你在看什麽?」


  「沒啦!你的衣服很透明呦!」


  「死相!」


  「幹杯!」


  這個男的拿了半打啤酒,簡直想做壞事嘛!


  喝着她就醉了!開始胡言亂語,竟然拿着啤酒往頭頂澆了,全身濕透了,貼
着黑色的胸罩,唱完歌說要去洗澡,叫我慢慢吃。


  浴室?歌聲嘹亮,拿了把椅子從氣窗上偷看,瘦瘦的,身材難怪不突出,有
了燈光身材更加清楚。澡洗了也清醒,出來後,還是如同上次那樣,?面全空。


  看了一場透明秀,看着不小心還讓老二從褲縫刺了出來,好在她沒戴眼鏡 說要上廁所,進去浴室把那件黑色胸罩帶了回去。


  幾天後,夜?脫水時,才物歸原主。


              (3)換燈泡


  和學生妹混熟之後,才知道這小女生還蠻多人追的,隻是色心太明顯,她不
喜歡. 我看是因爲沒戴眼鏡才沒發現我的色心。


  一天打電話說要換燈泡,站在椅子上換燈泡時,看到她從我下面的褲縫在瞄
褲内,穿着四角内褲,很容易的就看到了兩球。回頭看她時,臉紅了起來,連忙
叉開話題.


  由于太久沒換燈泡,滿是灰塵,弄得頭發都變白了,鼻子過敏了。她問要不
要幫我洗頭,既然你開口了,當然好。


  招呼我先坐在小椅子把頭弄濕,過一會兒她才進來,開始幫我洗,問︰「舒
服嗎?」……擦幹換潤發乳時,回頭看,我咧!勾引我嘛!隻穿内衣褲,還是紫
色半透明的。


  「幹嘛脫成這樣?」


  「人家等一下也要洗澡,先脫了衣服嘛!」話說着,水往衣服淋來,全濕透
了!


  「對不起!不是故意的。」


  「我怎麽回去?」


  她一着急,蓮蓬頭也弄濕了自己。老二翹了起來,這時候也沒啥話好說了,
拔了眼鏡,伸手脫了她的胸罩,脫了衣服,要她脫我的内褲,兩人幹材烈火,從
背後慢慢進入體内。


  學生妹叫了起來,判若兩人,我則拼命的沖刺,難得的機會,不知有沒有下
次?


  抽動許久,在體外結束千軍萬馬.


  擦身體時問了問,原來有B 罩杯隻是都穿A 罩杯,這樣顯得比較大。不是處
女,高中有過一個男友,灌醉她,強行得逞後,分手了。原來已識性知味……


               (4)拍照


  有了一次的浴室奇遇後,過一段時間,學生妹就會找我喝酒。我當然知道她
在暗示想要做那件事,不過上班累,有時她的手握了半天,還是硬得慢,不能盡
興,她也覺得無趣,一面做一面轉電視。


  突然問我說︰「用嘴好不好?」


  「幹嘛這樣問?」


  「電視上正在這樣做啊!我也想試試。」


  教她如何含,如何運用舌頭,兩三下就上手了,舔的我硬得發痛,她則趴着
要我快上!一陣的春言春語,也不曉得她是哪邊學來的,看來又是鎖碼台教出來
的性教育。


  一面騎馬,無意間看到床頭有照相機︰「ㄟ!拍個照好嗎?」


  「可是照片隻能我們兩個有,不能流出去!」


  「當然,不隻你這匹B 馬,我還有C 馬和D 馬. 」


  拍了幾張照片後,她快到高潮時,有人敲門,吓得老二軟了一半。


  「雪,你在幹嘛!拉起窗簾大呼小叫的躲在房?,怎麽有閃光燈?」


  「妙,沒事啦!我和那個上班族在玩彈耳朵。」


  「快開門,我也要玩。」


  「好啦!等一下。」暗示我穿上衣服,才一件上衣兩件内外褲,她則披上運
動服。


  雪開門,妙進來後,暗暗慶幸又是一個C 族的出現了!妙看看我,伸手自我
介紹,原來妙是住在隔壁的同學. 招呼過後,我伸手捏了雪屁股一把,說要先走
了。


  還沒離開,就聽到妙的聲︰「原來最近你半夜的呻吟聲,不是看電視,而是
有真人陪你,快招來……」


  「唉呀!你别亂說. 」


                ……


               (5)雙姝


  過幾天,下班提着宵夜回家,問雪︰「要不要吃?」


  「可是妙在我這看電視。」


  「那一起下來吧!」


  雪這個迷糊蛋還是?面全空的下來,妙則是一套紅内衣的顯出身材,坐在地
闆上吃東西,不免開腳閉腳的。


  「我先洗澡,你們不用等我,先吃吧!」唱着歌,心想着,當學生真好,沒
啥壓力。


  突然有東西碰到浴室門.


  「雪,他的家夥沒大多少嘛?」


  「妙,經驗比較重要。」


  「說的也是,那個凱子猴急的很,每次剛入門沒多久就玩完了。」


  穿上内褲汗衫出門,兩個小女子裝得很正經,聊天、問問我的工作,妙還不
時的看看我的方向。當然知道你在找什麽?越不給你看。


  「雪,幹杯!」


  「好熱啊!」


  電視做着《台灣賣春團》。


  「大狗,老實說,你有沒有援助交際過?」妙這樣問。


  「不會啦!那種金錢往來的,做得不盡興,又怕有問題. 」


  「難怪你會找雪,學生比較好騙. 」


  「不是啦!熟一點雙方願意的話再做,你情我願,麻煩比較小。」


  「好熱呀!」


  看來雪又醉了,說着竟然脫掉唯一的上衣,跳起舞來。雪拉着妙︰「妙,你
也脫。」妙不願意,雪鬧着鬧着把妙壓倒在地,脫去她的衣服,露出紅色的内衣
褲。


  「狗,幹我!」


  「我咧!」


  鎖碼台性教育又出現了。


  「别管妙,她又不是第一次。」


  妙急忙的穿上衣服,送她出門時,掀起衣服露屁股︰「有機會切磋一下。」


  欲火正旺,雪卻像死豬,讓她趴着翹高屁股,半自助式的發洩了出來。


               (6)比劃


  雪接受一個男生的追求後,打大學妹的機會降低不少,在公司受了排頭,想
回來發洩一下,雪卻還沒回來。


  「誰啊!」妙開窗戶露出頭來。


  「大狗又上來了!」對啊!無聊想找妹妹聊天。


  「雪不在,就找我啊!怎麽你不是喜歡大咪咪的嗎?」


  也對。進入後,看着電視,喝飲料,聊天。


  「幹嘛!穿那麽整齊,那一天不是隻剩内褲嗎?穿少一點舒服點. ㄡ,有點
累。」


  「我幫你按摩,我的技術不錯. 」


  「按摩?那一天才藉着按摩,看了她的小咪咪,今天換人了。」


  「舒不舒服?那一天怎樣?」


  「别說你走了後,欲火無法完全發洩。」


  「不是啦!我說我的身材。」


  「穿着内衣蠻誘惑的,不知道脫下後有沒有下垂還是外擴?」


  「死大狗,看過楊思敏沒?我的像那樣。」


  「口說無憑,看了才知道。」


  「那交換,我想……」


  「看狗鞭,是不是?那一天洗澡沒看夠?」


  「原來你知道。」


  「我還知道看電視時,你在找狗鞭。還啰唆什麽,内衣自己脫還是我脫?」


  「你脫我的,我脫你的。」


  果然像楊思敏的形狀,妙跪在前脫下我内褲時,随手握住我的東西吸吮了起
來,不到三分鍾全送在口中。


  「比起雪,我的技術如何?」


  「原來那天你有聽到我們的話。」


  「下次再切磋吧!凱子約我出去。」


              (7)丁字褲


  回到房?不久,雪高興的來敲門了,怎麽記得舊愛了!


  「妙說隻要穿低胸的衣服,就可以知道那個男生色不色?」


  「那今天如何?」


  「還是很色,還故意彎下去撿東西,想看迷你裙。」


  「那我能不能看?」


  「當然行。」


  丁字褲、1 2 罩杯的内衣。


  「趴着,爬過來含狗鞭。」


  雪吸的我硬了起來,抱她坐上桌子,脫下内褲後,從正面強襲進入。


  「這麽急!」


  「你多久沒來找我了。」


  「人家那個來,也不能做。」雪一面喘息一面說.


  換後面,雪的屁股滿大的,撞擊聲更加強我的性欲.


  「受不了了,停一停……」


  「不行,不然今天戳屁屁。」


  「會不會很痛?」


  「試試就知道。」


  抹點嬰兒油,慢慢沒入體内,雪顯然享受着快感,可是沒多久又喊不行了。


  「最近身體差,找妙一起來好了。」


  「妙不在,去找凱子了。」


  話說完,一陣敲門聲︰「大狗開門. 」套上内褲開門,原來是妙。


  「怎麽了?」


  「凱子想在紅茶店的廁所上我,我不答應就吵了起來,叫他回去吃自己。」


  「妙,來幫忙,我不行了。」


  妙給眼神︰「你還真旺盛啊!」蹲下來吸了起來。


  「還來啊!不要用嘴了!」


  「行,等我脫衣服。」


  又是丁字褲,不過蕾絲的胸罩将波股的滿滿,脫啦!


  「我喜歡在上面。」


  跨上身,妙使勁的搖動,我的手握着圓球,加速的上下。


  「妙,人家想喝。」雪推開妙,握住龍頭,迎接着千軍萬馬.


               (8)夜襲


  搞了兩次三人遊戲後,休息了一星期。


  夜?電話響︰「大狗上來幫忙。」


  「幹嘛?我要上班。」


  「偷内衣做不做?」


  偷内衣?我還以爲隻有我偷過,原來女生也偷。


  來到妙的房間.


  「偷内衣能穿嗎?罩杯又不知道。」


  「當然知道罩杯才偷,第二間那個女的背着我約凱子出去。」


  「反正你又不吃虧,幹嘛計較?」


  「不行,凱子送她CD的内衣,我沒有。」


  「怎麽偷?她内衣又沒吊出來。」


  「有啦!那個女的内衣外挂着衣服,當然看不出來。」


  「挖靠!還調查好了。」


  「她今天穿,晚上一定會洗。」


  兩人偷偷摸摸的來到門口,原來這一層隻剩雪、妙和那個女生在。妙把風,
我則伸長手進衣服内摸索,還真的将内衣挂在衣服内,手一拉,胸罩掉了下來,
内褲也跟着下來。


  「收工。」


  「不行!」


  又幹嘛?東西得手後不走,得人來抓!」


  「大狗,想不想在走廊做愛?」


  「瘋了啊!」


  「做不做?」


  「不能太大聲。」


  妙趴在陽台,我從後面進入,過不久妙開始大聲淫叫。


  「誰在吵?」挖咧!主人出現了!


  「妙你在幹嘛!那個男的是誰?」


  「大狗,轉過來。」


  「你們私事關我狗鞭何事?」


  「珊,狗鞭比凱子大吧!想試狗鞭就離凱子遠一點. 」


  「妙,我跟你一樣,隻是凱子會送東西嘛,他的老二又不行。算了,你們搞
完早點睡。」


  既然心事已了,我要報酬,妙挺出屁屁,迎合我的想法。


               (9)綠珊


  自從有了雪和妙之後,工作上的壓力有了轉移的地方,不用花錢的援助交際
把腰力練得更好了。


  一天上樓搞完妙之後,回到房?把衣服拿出去脫水,伸伸懶腰,樓梯傳來有
人下樓的聲音,悄悄的躲到樓梯下方等着偷窺,迷你裙出現綠色的内褲。她停了
下來,看看誰在脫水,多看了幾秒,假裝從後面出來,把衣服拿出脫水機.


  她下來了,喔!長的不錯嘛!白衣白裙,綠内衣褲。轉身想走時,她突然叫
住我︰「你是那天和妙在我外面那個男的嘛!」


  原來是那件D 罩杯的主人,那天妙偷了之後,說給我自慰用。


  「我那套内衣褲是不是你們拿走了?」


  事到如今,賴不掉︰「是在我那。」


  「能不能還我?」


  「有沒有酬勞啊?」


  「先拿再說. 」


  這個珊跟着我回到房?,從衣櫥拿出那套内衣褲。


  「好了,物歸原主,可以拿酬勞了!」


  「你想要什麽?」


  「你穿在身上的内衣褲借我一天!」


  「幹嘛!欣賞還是自慰用?」


  「都有,而且要當我的面換. 」


  「那我們玩野球拳,看你的功力能不能脫光我?」


  「我老二讓你舔,換這一套内衣褲好了!」


  「三分鍾一定讓你出來。」


  「沒有的話,讓我幹一次!」


  「可以。」


  心想耗了一晚上,和妙搞了兩次,現在哪有這麽容易出來。盡管珊又吸又吹
又舔的,很快的三分鍾就過去了……又拼到一匹D 馬,還是大學妹。


               (10)開戶


  「大狗,這位小姐要開戶,你幫她辦一下。」櫃台小姐領了一個客戶來到我
的座位,擡頭一看,原來是珊,沒想到穿上衣服這麽漂亮。


  「幹嘛!想買股票啊?」


  「死大狗,沒一句好話,我是客人ㄞ!」珊穿着紗狀的露肩裝,比起哪一天
的家居服更顯得漂亮,但也更不像是大學生。


  「這幾個地方簽一下名!今天不用上課?」


  「沒啦!下午沒課,凱子叫我先來開戶,以後有内線給我!」


  「你欠我的那一炮,何時有空還?」


  「等我想要時,再通知你。」


  靠!又是芭樂票。


  「你何時下班?一起喝喝東西。」


  「行,4 點就可以走人了!你到樓下書局等我。」


  開着車,旁邊一匹D 馬,心情好了許多。


  「想去哪?」


  「台中港好不好?」


  兩個笨蛋選在濕黏的下午來海邊吹風,聊着。珊是客家人,皮膚白晰,燙着
娃娃頭.


  「喂!那一炮别拖太久。」


  「行啦!不然晚餐你請,宵夜喂你弟弟?」


  在漁港餐廳中,大吃龍蝦,生猛海鮮,心想白天被你敲一頓,晚上要回來。


  回程,問她︰「想去哪開戰?」


  「最近台中汽車旅館會被偷拍,不如回宿舍好了。」


  「也好,不過一切比照在旅館辦事。」


  回到她的寝室,沒幾秒扒光她的外衣,隻剩綠色内衣褲。此時一柱擎天,兩
人先在浴室洗澡,果然是标準的D 馬!


  抱她上床,她卻冒出一句︰「我還是處女!」


  「……」


               (11)破膜


  此時額頭冒出汗!不會吧!有過經驗的都知道,處女麻煩,道聽途說,又怕
痛。像雪那樣,有過一兩次經驗的「次處女」,比較不會大喊大叫的叫痛。


  「你不是凱子的另一匹馬嗎?怎會是處女?」


  「凱子那個老二短,又是早洩的家夥,來到外陰口時就回家了!」


  還是懷疑︰「那妙是不是處女?」


  「你不是搞過了嗎?還不清楚?」


  「妙是緊了一點,不過不像處女!」


  「哈!她的處女是被手指奪去的,凱子喜歡用手指代替他不争氣的弟弟,和
人家含他的弟弟。」


  「既然是處女那就不客氣了,會痛說一聲。」


  弄平珊,在她腰後墊上枕頭,撐開大腿,龜頭興奮得發紅,先用兩隻手指搓
陰唇,珊不自主的叫了一聲︰「快一點!」


  等到濕潤時,我要進去了,「摁!」一馬當先,反正會喊痛,不如幹脆長驅
直入,腰一扭,整個沒入體内。


  珊叫了出來︰「好痛!」


  「那要拔出來嗎?會更痛喔!」


  珊抱緊我的脖子,讓她坐了起來,換我在下面。


  「你自己控制速度好了。」雙手搓着得來不易的圓球,眼睛看着下腹部兩團
交錯的黑毛。珊慢慢的移動身體,發抖的軀體也漸漸習慣塞滿的感覺.


  「可以了嗎?」擺平珊,開始從正面沖刺。


  處女要從前面進入,一方面可以讓她摟着你,一方面可以看她痛苦又享受的
表情與叫聲。在珊的呼吸聲中,白色的精液伴着床單的血迹以及背後的抓痕結束
開苞之旅。


              (12)脫水2


  和雪、妙以及珊這三個大學女生都有過關系後,一天晚上去脫水,一看又有
人在脫水,臉盆好像是珊的。等它停了之後,把衣服拿出來,再脫水我的衣服。


  要走時,珊還沒來。心想,惡作劇一下好了!随手從臉盆選了一件黑色的内
衣,誰怪這幾天他們三個都沒有找我打炮!拿一件胸罩回去打槍好了,用完再還
給珊。


  回到房間睡覺前,脫下内褲,把黑色的胸罩拿出來把玩,D 罩杯全罩式,果
然不同凡響,蕾絲透明。将一邊的罩杯包住老二,性幻想打了一炮,隔天再用另
一邊。


  幾天後洗幹淨,打電話聯絡珊,說到黑色胸罩的事,珊懷疑的說︰「幹嘛!


  想跟我借黑色胸罩去打槍啊?」


  「啊!天啊!那這一件黑色的胸罩是誰的??……」


               (13)還璧


  在珊的詢問下,那件内衣主人才找到,住三樓珊隔壁幾間的女生,是國貿系
的,珊約了她時間到房道歉。


  花錢買了香水,跟着珊來到那個女生的房間.


  「誰?」


  「是我,珊。」


  「喔!」


  房門打開,一個清秀的女生出現︰「請進. 」


  「大狗,還不拿出來?」


  打開包包,拿出那件内衣和香水。


  「我以爲遇到變态,原來是你開玩笑弄錯人。」


  此時我環顧四周,一看浴室好像有機會,「上個廁所。」進内一看,又是内
衣一盆,還花俏不少。


  出來後。


  「你沒拿我的内衣幹嘛吧?」


  「哈!大狗拿内衣還會不幹嘛?早就不是處女了?」


  女生臉紅了︰「對了,你叫什麽名字?」連忙移開話題︰「我叫小玉,國貿
三。你們要不要喝水?我去拿。」


  小玉跪在地闆伸頭進冰箱找飲料,我和珊看到的卻是一件迷你裙的屁屁在面
前搖晃。珊看出我心急,手指比出°°要我請一頓;我比出中指°°表示加一次
成交。


  珊藉口自己看看有什麽喝的,趴在小玉旁偷偷撩高玉的裙子,黃色的内褲就
這樣露在我面前,老二站了起來。


              (14)醉芙蓉


  和同事到KTV 喝酒作樂,出來後茫茫的走到人行道旁準備開車離開時,看到
兩個女生走的東倒西歪,身影有點熟,探頭一看原來是珊和小玉。


  「喂!珊你們幹嘛!」


  「大狗,你怎在這?」


  「喔,同事請唱歌。」


  「幫幫忙,小玉醉了。」


  下車扶小玉進入後座,上車後︰「你們怎麽也在這?」


  「小玉介紹我來當公主。」


  難怪,穿這麽性感。


  「純的還是黑的?」


  「當公主隻是坐坐,遞東西、收小費. 」


  「喂!大狗,上大度山吹吹風. 」


  「好吧!」


  車子停在路旁,旁邊早已停了一輛車。和珊聊了一會,突然聽見旁邊的車傳
來淫叫聲。珊不安份的解開我的拉煉吸了起來,好像是酒的關系,吸了十幾分鍾
還不出來,後座又睡了一個人,沒法用。


  「回去吧!」


  回到家,抱着小玉來到三樓。


  「大狗!小玉不知道幹不幹淨,如果你今晚想搞她,記得要戴套。」珊丢下
話,回房去了。


  打開房門,小玉茫茫的站了起來,開始脫起衣服,黑色的蕾絲内衣褲。進入
浴室,水聲四起,探頭看看小玉的胸型,雖也是D ,但比起珊那種楊思敏型集中
而言,有點像木瓜奶外擴.


  洗完澡,小玉才稍微清醒一點,出來看我還沒走,聊起天來。


  原來小玉是國貿的副會長,追求物質的享受而進入坐台公主的生活,偶而接
客人,如果缺錢的話。原來大學生光鮮亮麗的外表下,隐含不可告人的秘密。


              (15)問卷調查


  三樓住着8 個女生,珊和玉稱自己爲八仙女。小玉是副會長,外向的本性早
早就和其他幾位弄熟,除了兩個是外系的外,其他六個都是國貿的學姐妹。


  那天拿着公司摸彩摸來的V8,突發奇想,和小玉商量事情︰「喂,能不能拍
一些裸女來看看?」


  「你瘋了啊!誰願意給你拍。」


  「拍一個給一千。」


  「我想想看!」


  也真虧小玉有這個腦筋,晚上就叫我上去裝機器,反正隻要按一按鈕就可以
了,V8偷偷放在小玉的衣櫥上,然後編了一個我想都沒想過的理由°°問卷調查。


  國貿的學生偶而會做市場調查,小玉假裝在外接了内衣公司的市調,要作女


             生的内衣、罩杯……


  調查看着事後的錄影帶,簡直樂歪了,又有書面資料,301 、305 的是B 罩
杯;303 、306 是C 罩杯;302 是A 罩杯;308 是F 罩杯,不過是


              一個胖妹……


  隻見畫面都是女生進來然後脫下外衣,此時小玉記錄其内衣褲形式,然後再
脫下胸罩、内褲,由小玉用手秤秤乳房重量彈性。其中一兩個女生的陰毛真是茂
密!看着看着兩個人的欲火也來了,套上套,幹得小玉唉聲不斷,卻沒想到後面


               的後果……


               (16)禁地


  幾天後,上三樓找珊,一到三樓樓梯口,怎麽多了一到鐵門?再下樓打分機
給珊︰「喂!開門. 」


  回到三樓,珊隻穿一件内衣和短得不能再短的短褲。


  「怎麽這麽涼快?對了,幹嘛裝鐵門?」


  「我們幾個女的要求房東裝的,不然像你這種色狼來怎麽辦?」


  「那我以後不能來了?」


  「鑰匙在這. 」珊比着某一個暗格。


  進到三樓通道,兩個女生在談天,好像都隻穿内褲罩着大的T 恤,原來這道
鐵門鎖住了外面,卻開放了?面。


  「學姐,你偷帶男生進來喔!」一會兒那兩個女生卻開始偷笑起來,搞得我
一頭霧水。


  進入珊的房間,「喂!你和小玉的錄影帶外流了。」原來小玉那天突然下雨
來不及回來,委托學妹收衣服,好奇的學妹看了我們的激情畫面。哇靠!成了男
主角。


  「大家彼此,你還不是偷偷錄下她們的裸體?」


  「那大家算了。我們準你可以進入女人國。」


  「謝謝. 」一陣歌聲。


  「喂!收一下内衣。」突然一扇門打開,那個F 罩杯的胖妹出現,隻穿内褲
光着上身,真是雄偉!


  「哇!」她看到我叫了一聲,滑倒在地,那兩個女生連忙彎腰去扶她,露出


          白色的小屁屁和衣服下的乳房……


               (17)裸女


  夏天到了,住在一樓有點悶,沒什麽風,雪和妙常常躲到三樓的珊房間吹冷
氣,這下我也有藉口去找他們,倒不是想齊人之福,而是累了有人按摩、削水果
給我吃,當做私人的俱樂部。


  女人的内衣褲花樣真是多!她們多數時間都不穿胸罩,隻穿小可愛或套一件
T 恤,内褲的花樣可多的,丁字褲、透明褲、可愛圖案的,還說什麽女男平等,
我隻能穿平口褲加汗衫。


  那天上班時接到電話,小玉臨時決定和學妹們去聽演唱會,珊也跟去,今晚
不回來。然後說︰「我們衣服麻煩收一下,折好放到衣櫥。」


  「我哪能開門進去?」


  「簡單,302 的鑰匙在301 的……以此類推。」


  妙和雪參加童軍去了,回到家累得半死,躺着就睡着了。不知過了多久,突
然雷聲大作吵醒了我,慘了!快去收衣服。


  依着指示,一間一間打開房門,把衣服收到房内,收到301 時,唉!要回308
去拿鑰匙,拿了鑰匙開301 的房門時打了聲巨雷,閃電中看到床上好像躺了人,
不會吧!不是都出去了嗎?


  掀開被子,熟睡中裸女出現眼前,喃喃自語︰「原來喝醉了!」仔細端詳她
的身體看了許久,脫下内褲打起手槍,不小心噴到她臉上,連忙拿衛生紙要去擦
時,她卻醒了……茫然的看着我。


               (18)滋潤


  「文,你不要離開我!」她摟住我的脖子拼命的哀求︰「我愛的是你,你難
道不知道?」她的手伸進我的衣服,撫摸我的胸膛,嘴唇則親吻着我的臉頰.


  原來把我當作男友了。是夢到他?還是酒精的催化将她的想法呈現出來?


  她吻上我的嘴,手卻摸着我的陽具,褪去我的内褲,彎身吸吮了起來。我回
頭撫摸着她的乳房,不大卻結實,乳頭小巧,滑過背腰來到臀部,小而柔軟,中
指從溝縫輕輕深入,原本幹涸的陰毛卻因愛液的滋潤而伏貼在外陰唇的兩旁。


  「文,愛我吧!」她推倒我,雙腳跨坐了上來,扶正了陰莖的角度,順勢坐
了下來,一陣壓力壓迫着陰莖,她下半身不自覺蠕動了起來,哀嚎聲顯示了她的
舒服,我舉起手用力的把玩她的乳房。


  抽送許久,坐了起來,她抱住我,拼命的沖刺,一陣痙攣,我推倒她将精液
灑在她的小腹,她喘息不已,享受着餘味,不久睡去。


  進入浴室洗身,出來時在她的書桌看到一封分手信,罷了!今晚就把我當做
他,做個好夢吧!


               (19)替代


  晚上睡得太飽,以緻于沒有睡意。出了301 ,一間間去關門時,想想順便看
看女生的閨房,反正今晚沒人在。304 是小玉的房間、307 是珊,其他都不認識
.


  302 的女生身材是最差的一位,A 罩杯而已,本來不合我的标準,随便翻一
翻卻發現她的枕頭下有東西,一支簡單型的按摩棒,是那種裝兩粒電池會震動的,
這種按摩棒看你想按摩哪?都可以。内衣褲樣式都是保守型,衣着普通。


  抽屜内側找到一本日記,同時也看到那台V8.


  「***……第一次看到男生的那?有點興奮,不過卻看到我和玉姐的身材
差這麽多……」


  哈!每個女人就算罩杯一樣,胸形也會不同。


  「那天在翠的房間「303 」聊天,聽到隔壁玉姐的嘶吼聲,還以爲做愛很痛
苦,可是看帶子中玉姐的表情卻是舒服的……」


  看來是處女。


  「問玉姐是不是真那麽舒服?玉姐竟然說︰「你可以找大狗試試」……」


  然後寫了一些婚前要守身的教育觀念,倒像是發春期到了。


  「玉姐借我一隻按摩棒,說如果不敢找男人就用用代替品好了!」


  挖靠!小玉這樣教學妹。


  「和翠隻能用舌頭和手指,就已經能感覺快感,但是我怕那麽粗的東西放進
去會流血。」


  不僅思春,還搞同性戀,看來有可爲。


               留下字條︰


  「如果你想嘗試的話,我可以保守秘密。夜?來我房間.


  大狗留」


  ……留下一條線,看魚上不上鈎.


               (20)夜探


  晃到303 ,房間非常的幹淨,内衣的樣式與花樣跟珊有得拼,由于302 的寫
到同性戀的情節,我在懷疑隻是少女思春的性探索,而非真的同志。看看她都看
什麽書好了!一看書架都是打扮和化妝的書,一個牛皮紙袋,打開一看竟然是當
時才流行的寫真集,情純與火辣的照片都有,不過沒有全裸的。


  寫真集後面夾了幾張照片,其中一張竟然是我在雪房間做愛時照的,雖然隻
看到男女的軀體,但是雪左胸的痣非常明顯,那個小女生還說不要外露,一張是
她和雪合照的照片,不過發型好像是高中時期,可能和雪高中同學,看看資料,
還真離不遠,都是高雄前鎮人。


  抽屜一翻竟然看到避孕藥,喔!喔!可以上唷!


  305 、306 的房間就沒啥看頭,像極一般的大學生,一堆合照,普通的穿着,
倒是獎狀不少,看來是乖乖女,有點沒發展空間.


  308 這個胖妹,房間倒是可愛,米老鼠的東西一堆。F 罩杯的内衣倒是第一
次看到,内褲屁股位置還有米奇的圖案,差點笑翻!


               (21)翠翠


  「大狗,你在啊?我和同學下來找你問問題. 」小雪打電話來問。


  不一會兒有人敲門,開門請她們進來,「大狗,這是我高中同學翠翠。」V
字領上衣迷你裙。


  「有什麽問題?」


  「關于證券市場的研究分析,問問你有什麽看法?」翠翠這樣說.


  「你們讨論,我玩玩電腦. 」小雪開了我的電腦玩起大富翁。我和翠翠坐在
地闆,在小桌子上讨論,畫了圖形解釋原因。


  約莫十分鍾,腿都麻了,站起來時,不小心弄翻小桌子,壓在翠翠身上,翠
翠叫了一聲,雪趕忙過來幫忙,好在隻擦傷小腿一點點.


  「大狗,你得負責喔!」雪威脅我。


  「别這樣,雪。」拿出碘酒,幫翠翠擦藥。翠一痛腳竟然伸直,往我老二的
地方踢,看着大腿擡起露出的黑内褲,竟然慢了閃避,正中一腳,痛得我直冒冷
汗。雪這個傻妹,也不知是忘了有外人在場,還是她跟翠翠很熟,竟然把我的短
褲褪下,


  「看看有沒有怎?」


  我是痛得說不出話,則是在老二一直的撫摸︰「不痛不痛!乖……」老二站
了起來,翠翠看得臉紅,連忙說︰「我先走了,抱歉。」


  雪看翠走了,跨了上來,我靠這小女子趁機揩油……


               (22)初試


  夜?,電話響。


  「誰啊?」


  「我是翠翠,大狗你沒事吧?」


  「沒事,好多了。」


  「那我就放心了。對了,我的課本忘在你那邊,我下去拿。」


  翠過幾分鍾來敲門,看來洗過澡,換成運動服。


  「晚上真是抱歉,你教我功課,我竟然不小心弄傷你。」


  「沒事啦!你又不是故意!」


  聊了一下。


  「對了!我先去拿脫水機的衣服。」


  翻翻翠的筆記本,一大堆符号,瞄到一個符号,好像有規律,不會是安全期
吧!約在25-40天左右。


  翠回來連忙放好;「洗了這麽多衣服?」


  「對啊!前幾天下雨,無法曬幹就沒洗。」


  繼續聊天,眼睛飄到臉盆,有一兩件是上次在翠房間看過的,老二一漲,又
有點痛。


  「你沒事吧!看你臉色又發青。」


  「有點痛。」


  「我幫你看看。」翠不客氣的摸起我的老二︰「雪說你的技巧不錯!能不能
讓我試試?」


  「知道我的規矩?」


  「男情女願,不得後悔。」看來翠也是此道中人。


  手伸進衣服,揉那兩團球,往後背解開内衣的環扣,脫去了外面的運動服,
?面是藍色的内衣褲。翠脫去我的内褲吸起我的龍頭,熟練的舌頭圍繞着龍頭後
緣的溝,一陣趐麻。扳倒翠手指與舌頭全力的進攻外陰唇,翠舒服了開始呻吟,
從後進入,規律的進出着門戶,翠叫得更大聲了!喘息加上汗水,不自覺加快擺
動,在瞬間送進翠的子宮.


  「我不回去了,夜?再戰。」翠喘息的躺在床上。


               (23)生日


  「大狗,這一個周末有沒有空?」妙打電話來問。


  「有空。幹嘛?」


  「凱子約我去陽明山别墅渡假。」


  「哪問我有沒有空幹嘛?」


  「不是啦!凱子過生日,我是他的女伴,不過珊沒男伴,你陪她出席好不好
嘛?」


  「然後呢?」


  「反正一定有好處才會找你,就這麽說定,你當珊的男伴。」


  「靠!原來是要我當司機. 」


  「别這麽說,難得進入有錢人家的别墅,就看開一點. 」妙安慰我。


  一路上,這兩個女生說說笑笑。來到陽明山,找了許多,才找到凱子家的别
墅,早就有人在等候。


  「妙,終于來了。我還以爲我的女伴失蹤了。」


  看樣子就是他們說的凱子,不高,一副公子哥的模樣,不過不會令人讨厭。


  「來來,大家都進去大廳. 」


  十個人,四男六女。選好了房間,大家開始在廳?談天,晚會安排就像美國
小孩一樣,又吃又喝的,強烈節奏的音樂,弄得我耳朵受不了。離開會場來到地
下室的浴室,有錢人的浴室就是不同,陽明山獨特的溫泉,浴室大得離譜. 推開
門,一個大浴池,原來是可以大家一起泡湯。


  沖洗好進入池内,才泡一下,聽到聲音,兩個女生進來,躲在石頭旁,看着
她們說笑洗澡,身材還不錯,看來也是學生。熱得受不了起身時,她們終于知道
有人在?面。


  「對不起,不知道有人在用浴室。」


  「沒關系,泡湯就是要放得開嘛!」


  離開池子,我知道她們正偷看着我的身軀……


               (24)湯


  再入池,大家有些尴尬,畢竟台灣男女混湯沒有不穿泳衣的,「我是……」


  自我介紹一下化解一點氣氛。


  原來她們是凱子的高中同學,大學不同校。


  「好美!」其中一個女生B 發現從浴室的一個長方形的開口,可以看到台北
市的夜景。她不自覺的站了起來,露出身體的曲線;另一個女生D 也跟着站了起
來,我則是老二站了起,三個人在石頭上看着夜景聊起天。


  在回到池中,泡沒十分鍾,女生D 突然覺得不舒服,可能泡太久了,頭暈。


  趕緊和B 女抱她上岸。B 女擦幹她的身體穿上浴袍,我抱她回房。回到房間,
倒水給她喝。


  「謝謝!」


  「有什麽好客氣。」其實剛剛在抱時,也揩了一些油,手指頭從腋下摸了胸
部。


  「快切蛋糕了,我們準備下去吧!」


  她打開衣櫥,褪下浴袍,大方的在我面前更衣,不好意思的轉過身,卻從化
妝台的鏡子看到過程。穿上綠色的内褲、花俏的胸罩、褲襪,最後穿上晚禮服。


  「幫我拉拉煉!」女生的香味。


  「你好美!」吻了她頸子,手在胸前遊走。


  「别這樣,有緣的話晚上再說. 」她在我臉上吻了一下。


               (25)混湯


  回到大廳,正好趕上切蛋糕。


  「今天很高興各位來參加我的生日,盡情的享受屋内的一切,浴室在地下室
可以看夜景,不過是共用的。女生可以得到一條煉子,不過在屋内隻能穿兩件,
違者大家可以上。哈哈!」


  切了蛋糕,大家已經有些茫茫的,不知道喝酒的關系?還是凱子提供的大麻
煙關系?有人吆喝大家往浴室走去,也沒清洗就往浴池跳。除了當兵外,第一次
看到多人一起入浴,而且有男有女。男生看女生,女生看男生,似乎大家在期待
夜?.


  「大狗,你剛剛到哪去了?」珊靠了過來。


  「沒有,先下來泡過了。」


  妙突然叫了一聲,原來凱子不安分手在水中亂摸。


  「妙,我要上!」


  「你瘋了!這麽多人。」


  凱子藉酒從後上妙,我聽得出妙的聲音是裝的,倒是另外幾個女生有些不好
意思。有兩對情侶帶開到角落擁吻起來,剩下B 和D 兩個女生不知所措。


  「過來吧!」珊叫她們。


  「原來是你。」B 女先開口。


  「原來你們見過?」珊問,角落的淫叫聲更大了。


  「你們有沒有過……」


  兩女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們願意一起的話,我不介意。」珊一面說一面握着我
的老二上下動作。


  坐在池邊,珊吸着我的東西,手卻摸着D 女的乳房,B 比較害羞,也摸着D
的屁股。珊和D 卻不約而同的抓着B 坐在我的老二上,擺動着身軀.B高分貝的叫
聲,引來凱子的注意,和妙過來加入戰局……


               (26)混戰


  第一回合結束後,大家來到視聽室看電影。男生都隻穿一件内褲,女生的兩
件,有的是内衣褲,或是T 恤内褲。凱子找妙一起坐,沒想到這小鬼,灌醉他,
再吸一下,凱子就挂了,呼呼大睡。


  「珊,我們第一次合作喔!」妙淫笑着。


  好在剛剛入房後擦了一些東西,應該可以應付了。妙的快感是在肛門,也不
等她準備快速的進出,弄得她叫饒退兵。珊則是知道來日方長,也知道我想搞其
他女生,知趣的扶妙回房。


  「帥哥沒人陪啊?」一個男生過來搭讪︰「要不要大家混合一下?」


  「我沒差。」


  「那說定了,男綁上眼罩,摸得到就可以上。」


  第一次玩這種玩法。靠!那兩對情侶,其中一個女生醜的要命,男的帥,可
能是看上錢的關系吧!這種我才不上。偷弄個空隙,先上另一對情侶的女生,沒
想到骨瘦如柴,弄得大呼小叫。回頭找D 女卻看到一個男的忙得插不進去,哈!


  把恐龍推給他,把骨女推給另一個,上了D 女。


  「你是剛剛那一位吧?把眼罩脫了,我想看着你。」


  就當作一夜情,盡情享受抽插的快感。不到一小時,那兩個男生就睡着了。


  「能不能讓我姊妹舒服一下?」


  「剛剛不是弄過了嗎?」


  「她想再來一下嘛!」


  容易滿足的B 女十分鍾就搞定了。來到廚房喝着準備好的湯,因爲珊在房間
等着我。


               (27)派對


  第一次做愛超過一小時沒洩的紀錄,說來有點曲折。


  那天小玉打電話給我說,她們八仙女要辦生日派對,邀我參加。深怕又是那
種大鍋炒派對,問了一下,原來是在三樓辦,隻邀我一個男生。


  問︰「要不要準備禮物?」


  「你人來就好,到時再說. 」


  問誰生日也不說.


  下班後,買了束花,提了兩瓶葡萄紅. 上了三樓,卻看到一堆女孩隻穿着睡
衣。


  「大狗,隻能穿内褲。」小玉說.


  進了小玉的房間,原來是308 胖妞的20歲生日,切蛋糕,許願望。


  「第三個願望一定要說. 」小玉慫恿着。


  「我……我想在20歲生日時變成女人。」


  一時大家眼光都往我這邊來,不會吧!雖然說她胖,大約也60左右,怎會沒
男友呢?


  「大狗,看誠意了。」


  同歸于盡,大家都一起來好了︰「她當主角,你們當配角,做不做?」


  「脫衣服可以,但是要不要做,看當事人同意才行。」


  「好,成交。」


  F 罩杯不同凡響,小玉先帶她進入陶醉的狀況,珊則是幫我暖車,準備好了
之後。在衆目睽睽下第一次被迫做愛。胖的人大腿肉多,相對的中間的空隙也不
大,用手抓住腳踝,往上往外撐開,用力一擊,胖妹叫了出來,再往内推。


  「不行了!很痛。」退了出來。


  珊也沒閑着,過來坐坐。其他幾人則是很好笑,光着身子看電視,然後有時
瞄一下我們。


  我想301 大概以爲那天是夢,翠則是不想曝光,而那兩個好學生305 、306
和302 則是竊竊私語,盡可能的遮住三點. 抗議!她們三個我看不到。


  「過來幫忙。」小玉叫她們三個來幫胖妹。


  第二次進入,順利許多,胖妹的叫聲倒是好聽,但是我卻看到我的老二洩紅


                了……


               (28)夜訪


  脫下保險套,胖妹的處女血洩紅了被單。一時之間大家也不如何處理。


  「胖,進去洗澡,出來再擦藥。」小玉下命令,其他人吃蛋糕。


  我想305 、306 大概不知道爲何要參加這樣的派對,可能隻是同侪的壓力吧!


  「小玉,如果大家有事的話,可以先離開嗎?」替她們找藉口。


  「好吧!想留下來喝酒的留下來。」


  305 、306 迫不及待的走了,留下來的人則是吃吃喝喝。胖妹出來了一臉幸
福,就當做作好事了!翠吆喝拳,灌了302 不少酒。


  「這個A 女怎還沒來找我?」


  「我們也走了!」A 扶着翠離開,珊要我幫忙。


  送翠回房,翠偷偷的說︰「既然胖你都肯幫忙,美宏也想脫離處女行列。」


  「誰?」


  「就是她。」翠指着302 的女生。


  「她好意思嗎?」


  「當然不肯,她隻想在大學生活中脫離處女,又不是爛交。」


  「你怎麽安排?」


  「我會叫她下去問你問題,你把握機會色誘她。」


  這個情節好像是舞男系列嘛!好吧!


  結束派對回房洗澡,卻等不到美宏來敲門,都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敲門.


  「大狗哥,可以問你問題嗎?」


  「歡迎!進來。」


  美宏看着我隻穿一件平口褲,看着我的胸膛,竟然臉紅了起來。


  「說啊!什麽問題?」


  「就是這個……」


  讨論不久,「我上一下廁所。」故意門沒關緊,側着身尿尿,瞄到美宏的眼
光,可以發動攻勢了。


  「美宏,剛剛你怎麽不看着我們做?」


  「人家隻敢偷偷看,胖怎會流那麽多血啊?」


  「因人吧!」


  「我能不能摸你的胸肌?」


  「好啊!」


  「摸着「腹肌」呢?」


  「可以,你愛摸哪就摸哪。」


  似乎拆穿她的心事,不敢往下摸……


              (29)桃花源


  「那有男生摸過你嗎?」


  宏搖搖頭.


  「我可以摸嗎?」


  順着她的秀發,在頸子滑過,來到肩膀,往胸前前進卻被雙手擋住;往背後
順着腰雙手握住宏的屁股,将她前推進我的胸懷。美宏喘息聲加大,想制止卻又
舍不得。伸手入内褲,撫摸着屁股,滑潤的肌膚,是未經開發的區域。


  輕咬着耳垂,雙手再次沖進胸前。美宏棄守了,将手繞着我的頸子,不大卻
結實的胸部靠着我。脫下内衣扣,脫掉外衣,内衣掉了下來,瘦小的上半身第一
次在男人面前顯露。蹲下來,将她的外褲褪下,白色的内褲已經濕潤,露出黑色
的陰影。


  中指指腹在外磨蹭,美宏輕輕的叫了出來,是如此的令人愛憐. 脫下内褲,
茂密的毛發,閃爍着光澤。


  「想握我的棒棒嗎?」


  她搖頭笑着。


  「來吧!别害羞了。」


  握着發燙的棒子,手指突然不聽使喚,美宏發抖着。


  「可以做了嗎?」


  她點頭,抱起她,讓她握着我的頸子。


  「如果痛的話抱緊一點,我會慢下來。好了嗎?進去了……」


  美宏緊閉雙眼,等着山雨欲來的感覺……初極狹,才通人,複行數十步,豁
然開然……她抱緊我的頸子,我慢慢的推送。


  阻隔越來越小,快感慢慢增加。美宏似乎在開始的幾分鍾後,享受着男歡女
愛的快樂,退了出來,将她翻身,再次進入,又是另一種不同的刺激。


  美宏開始發出内心呼喊,撞擊的聲響伴着喘息、汗水,解開了處女的封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