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究竟是谁的

时间:2016-05-24 15:54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刚走进家门,玲玲便拿了脱鞋给我,亲切的问候,让我感到我是多么幸福的老公,看着玲玲穿着淡黄色的家居服,套着浅蓝色花边的围裙,让我不仅想起她美丽动人的身材被这简便的衣饰给掩盖了。


  说起我老婆—玲玲,三围34C 23 34,身高165公分,体重47公斤,还有令人感到清秀可人的脸庞,轻柔的话语,虽然和她自相识至结婚已逾五年,但仍令我百听不厌。


  近来因事业上的需要,因此为工作方便,所以搬到公司附近住,大约一星期回家一次,虽然很对不起玲玲,但是她却鼓励我努力工作,不必为她担心,也因此我在假日的空闲时间都尽量的回家度过。


  「玲玲,这几天累不累呀!晚上帮你按摩一下吧。」


  看到可人的妻子,心里想想似乎有些不对,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玲玲过来叫我去洗澡,我想如果有事,她应该会跟我说吧!於是我也不问了。


  〈二〉东窗事发


  一天,公司突然派了三天公差给我,但是这项工作只需一天便可做好,后来才知是经理因为我工作上的努力,因此多给了两天让我回家好好休息及跟家人团聚一下,我感激的向经理道谢后,便在工作后返回家中,带着喜悦的心情踏入了大门,但我发现这喜悦的心情转眼间便消逝不见了。


  因为我回家的时间通常是例假日休息的时间,因此对家中的情况不甚了解,当我回家后不见玲玲时,以为她出去买菜,因此便在客房小睡一下,醒来时却听见微微的娇吟声,似乎从主卧房中传来的,於是我便起身小心翼翼的从阳台跨越过去主卧房外的落地窗前,奇怪的是连窗也给放下了,只透出一隙缝可以看到里面,当时看天色似乎已经晚上七八点了,因此除非是房内的人出来看,否则不可能看到阳台有人,当我从缝隙中看到卧房时,我吓一跳,因为玲玲正和两个我从未见过的男子性交着。


  「好…好老公、好哥哥…你插得我好舒服、好爽…噢…」看着玲玲跪在床上,一个男的从后面插入,另一个人拿着V8正在拍摄他们性交的镜头,说真的,当时的我除了愤怒、惊讶外,还有部分的兴奋,因为我不知道我老婆可以这么淫荡,至少和我做爱时并没有这样可人的叫床声。


  「噢……快……我不行了…噢…了」眼看玲玲身体剧烈的振动,看来她已经不行了,这时我亦不想出来阻止了,因为这大有可能是玲玲的奸夫,我也想看看玲玲事后怎么跟我解释。


  又看回去,因为刚完事的男人站在窗户旁,只听到嗯…嗯的声音,我猜想可能玲玲正在帮另一个人口交吧。


  我想既然看不见,也就回客房去了,然后小心的离开了“ 我的家” 走向另一个家,当我躺在床上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到这儿的,但是我知道现在充斥我脑袋的只是刚刚入目的景象,因此我发现我老婆竟是如此的迷人,而现在我担心的是我明天是否该和玲玲摊牌?


  〈三〉欲语还休


隔天早上,我带着坎坷的心情回到家,见到玲玲时只见她一脸讶异,当然她不会联想到昨晚的事情上,因为我昨天自进家门到离开时,并未留下任何东西,而且也将房间整理过后才离开的,只听见玲玲说:「今天怎么有空回家?」我考虑了一下,决定不告诉她我有两天的假期,只说:「今天因为出差的关系,所以顺道回家看看,怎么,你要出门啊?」她似乎面有难色,只不知她是对昨晚的是有愧於心还是等会儿要去赴约,我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只跟她交待几句,说说贴心话后就离开了,因为我想看看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直至昨晚之前,我自信对她了若指掌,但看到昨夜的情景后,我才深刻体会到何谓「女人心海底针」。


  在我离开后,她便回到家里,我就绕道走往家对面的咖啡厅中,坐在靠窗的位置,因为这咖啡厅刚开幕不久,这阵子我又不常回家,因此店主及店员们对我也没甚么印象。


  大约下午二点时,我看见玲玲穿着米黄色的连身裙,套着一件黑色小外套,看情况不像是去买菜,於是我决定跟着看看她去那儿了。


  随着人潮的进退,我轻易的跟着玲玲,只见她越走越近某住宅区,最后在一处公寓前停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甚么,而后便走了进去,我便跟进去后,看见她进了电梯时,便上前看看。


  「八楼,应该是这里」我看着电梯指示灯在八楼停了下来。


  心想着我是否要上去看看?


  〈四〉偷窥高手


看着玲玲走进那所公寓后,我的心情七上八落,虽然很想跟上去瞧瞧,但总觉得不甚妥当,在楼下徘徊不定时,突然看到八楼的电梯下来了,我机警的躲在一旁的楼梯间内,打开了一道门缝偷看着,只见我老婆和昨夜在家中出现的男子中其中的一个走了出来,看着老婆的脸色有些不对,但我也不想出面,等他们走出去后,我决定到八楼看看,上去后才发现原本这是单人的套房,采环式设计的楼层,向内共有八间房间,主卧室都是靠内的,奇怪的是这栋公寓似乎没有管理员,当我细看每间房子的门牌时,有一位妇人走了过来说:「先生,你找人嘛?有甚么需要帮忙的。」


  「噢,对不起,听说这里有人要出租房间,所以我就上来看看,但是好像主人不在的样子。」


  我随口说了个藉口想搪塞过去。


  「是嘛?啊,是九楼的王太太要出租一间套房,我带你去好了。」


  她似乎热心过了头,我也顿时语塞,想想顺便看看这的环境也好。


  跟了那位妇人上九楼时,我也顺便问了这栋公寓的结构及大致上的内部隔间,真的像足了要来看房子的人,在走进王太太家的一瞬间,我决定租下了这房子,因为我从没见过这么适合偷窥的建了,也方便我多了解玲玲情夫的生活。


  约过了一个月,从家徒四壁的小套房,到摆设精致、单身贵族的理想小天地,看到这一切,真难令我相信为了玲玲我竟然改变这么大,这一个月来,我对玲玲总是用尽藉口不回家,一有空闲的时间就跑来整理房间。


  当然免不有些工具,诸如望远镜、摄影机等东西进驻我家中,据这段时间的观察,玲玲似乎不是每天都来,但是如果来的话,应该都是下午两三点左右,通常都在五点左右离开,因此我便将摄影时间设在这时间内,透过房间的窗子,将高倍V12架设在我的房间里,现在的我几乎每天下班后就回到这小房间来看看是否有没有甚么进展,而令我难以置信的,玲玲几乎每次性交的对象都不一样,而我也在这种迷惘且带点兴奋的生活中过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