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俠女蒙難記

时间:2016-05-24 15:54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第一章


江南出美女,古時候有許多有名的美女皆來自江南,這也許和何以無數才子佳人在此,譜成無數淒美動人的愛情故事,多有干系。


一向燈火通明、夜夜笙歌的秦淮河畔,這兩個月來卻一反常態地清靜了許多。


不只如此,甚至連許多一般人家也聘請了衆多武師。


這一切只爲了一個人,一個" 淫賊" !


一個連鐵捕" 天羅地網" 彭旭都抓不到的淫賊。


這兩個月來,已經有13個女子受害,其中包括了江南第一美女趙嫣然、?山派年輕一輩中的第二高手清心,甚至三天前連" 大漠雙奇" 的女兒車雪晴都遭了殃,被強奸之后剝光衣服吊在客棧門口。整件事情就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連皇帝老子都爲之震怒,限彭旭七天之內破案,而彭旭到現在居然連淫賊是老是少、是高是矮都不知道。


迫於無奈,彭旭只好向天下發出誅殺令:凡抓到淫賊者,死活不論,將可獲得血汗寶馬一匹、價值連城的紫玉鷹,以及失蹤20年的魔刀" 飲血" !


魔刀" 飲血" !!


30年前曾劈斷武當鎮山寶劍" 紫虛" ,斬斷一代奇俠" 云夢一劍" 方采莪的魔刀" 飲血" !!


於是許多觊觎這把魔刀,以及矢志除凶的江湖人士,陸陸續續地來到了江南。


贛北一個小漁村內住著幾十名村民,他們大多靠捕魚維生。由於村子的人口實在是太少了,因此整個村子內有就只有一家小的不能夠再小的客棧,靠著提供漁人們茶水勉強經營下去。


其實說它是客棧也稱不上,因爲它只有三間客房,根本就像是一般人家的房子再貼上幾片木板牆。只不過,這三間客房卻從來不曾客滿過。


在這個平凡的小村中,這天卻來了幾個不平常的人,發生了幾件不平常的事!


和往常一樣,到了中午,客棧內外擠滿了喝茶聊天的漁夫。說它被擠滿倒也不誇大,這麽小的一間棚子,不消七、八人,就連走道都塞著了。


忽然門口出現了一名神態踞傲、身材瘦小的漢子,狂傲地說:" 今天大爺們要在這兒歇息,全部與我滾!"


江上兒女本就性情豪爽,大夥兒聚在一起時自然是熱鬧非常。可是說也奇怪,這句話偏生就一字不漏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中。而一衆村民忽然看到眼前冒出了這麽個凶神惡煞,驚訝之余,連話都忘了說,一個個張大了嘴,只知道你望望我,我望望你,誰也不知道這麽個干癟漢子是個什麽來路。


這時門外又傳來人聲:" 看來太湖雙鬼在贛北也是吃不太開啊!" 接著,門外出現了一名年約三十,一襲儒裝的男子,神情猥亵,臉上還挂著一抹譏嘲的笑意:" 自從車雪晴殺了童二弟,傷了童兄之后,太湖雙鬼的招牌,似乎沒有想像中來的響亮呢!"


一想到車雪晴,童本本便恨的牙癢癢的:" 便宜了那個姓車的賤人,沒有落在我的手上,哼哼!" 說罷,大步邁入棚中。


這時,一個較年輕的漁夫元順忍不住說:" 你這人怎麽不講理……" 話還沒說完,童本本一個劍步,不知怎的就穿過了所有的人到了他面前,一拳打在他的臉上。元順連慘叫都還來不及,就飛出了窗外,啪的一聲摔到了地上。


其他村民見狀,急忙跑出來查看,這時的元順倒在地上,整個腦袋都碎掉了,就像是掉落在地面上的西瓜,即使是外行人看了,也知道他是沒救的了。


這時候大夥兒不禁義憤填膺,幾個老一輩的村民見到這兩人的武功高強,雖然悲憤不已,卻敢怒而不敢言,生怕萬一惹火了這兩個煞星,不但丟了一條老命,還連累了一家妻小。


可是一旁的小夥子們可就不同了,在平凡、純樸的小村子里,村南的小寶、村北的大牛,哪一個不是從小就玩在一塊兒的?眼看著從小一塊兒長大的元順被人一拳打死,幾個從小就和元順熟稔的年輕人也顧不了對方是怎麽把他打死的,順手拿起了身旁的剖魚刀,哭喊著:" 凶手,拿命來!" 沖上前去就要和童本本拚命。


這時童本本一臉陰沈,看都不看他們一眼,仿佛這幾把即將臨身的刀要砍的是身旁的桌椅,而不是自己。童本本並不是一條魚,當然不會任人宰割。雖然童本本的武功在江湖上只能列入二流,但是就算只用一只手,他還是可以把這幾個不會武的年輕人輕易地打發掉。


可是他根本就沒打算要出手,而且他也不需要出手。因爲這幾個年輕人,忽然之間就死了!而且死的很慘!


就在這麽短短的丈余距離間,只見得幾個高大、像牛一般的漢子就像大太陽下的冰雪般融化,只不過冰雪融化實會滴下水,而他們滴下的卻是血。不單是血,眼珠、耳朵、鼻子、嘴唇,所有看得見的部分,都慢慢的、慢慢的順著身體的曲線滑到了地面。不過彈指間,幾個彪形大漢就變成了一堆血紅色的眼珠、耳朵,


連牙齒、骨頭都不見了蹤影。


古時秦王政發明了五馬分屍之刑,受刑者之頭、手、足踝皆縛於馬后,然后以鞭笞擊馬股,促其狂奔。死者變爲六份肉塊,慘不忍睹,爲空前之酷刑。漢呂后始創人胔之法,將人手、足砍斷,以沸湯啞之,以針瞎之,以火炭聾之,最后再將其丟入糞坑,任其自生自滅。其手段之殘忍、狠毒,亦爲天下之冠。


但這兩種死法都比不上這幾個漢子的死法來得恐怖。


其余年長的村民哪曾見過如此恐怖的死法?紛紛嚇得坐在地上頻頻發抖,連滾帶爬的逃走。


童本本歎了一聲,道:" 周兄不愧是" 藥王" 莫非冤的弟子,用毒之道果真是登峰造極。"


周濟世笑道:" 若不是小弟對用毒之道以及五行之術小有研究,童兄豈肯千里迢迢來請小弟我幫忙呢?"


周濟世爲" 藥王" 莫非冤的三弟子,原本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因緣際會下被藥王收養,莫非冤爲其取名濟世,原本是希望他能憑借醫道,懸壺濟世,誰知周濟世不但不濟世,還仗著一身毒物到處害人。


三年前,爲了想實驗哪種毒會讓人死得最痛苦,周濟世在終南山腳下毒死了整整三村共兩百三十二人。事情傳入莫非冤耳中,便將周濟世逐出門牆,自此之后,周濟世便失蹤了。這三年來,爲了躲避官府的追蹤,他一直躲在西南大理國內,沒想到現在竟然出現在這里。


童本本也大笑道:" 周兄說得不錯,我原本的確想借重周兄用毒之精,宰了車雪晴那賤人,只可惜現在便宜了她。"


忽然門外傳入了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霜姊,你有沒有聽見兩只癞蛤蟆在吹大氣啊!吹的可真是又臭又大,也不想想自己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真是不要臉。"


接著兩名女子走進了客棧。前面的一個年約十七、八歲,身材嬌小,一身鵝黃色勁裝,背上背了一把長約三尺的古劍,一張稚氣未脫的臉上白里透紅,好似能夠擠出水來,不但洋溢著青春的朝氣,一雙大眼配上一對清澈、靈活的大眼,再加上下面的一張櫻桃小口,活脫是天上的仙女一般。看她臉上一付挑釁的神情,分明剛才的話就是她說的。


后面的一個年紀較長,約二十一、二歲,長的極爲修長,和之前的一個形成強烈的對比;肌膚白晢如雪,吹彈可破,柳腰纖細,玉手如蔥,生得極爲柔美,所謂沈魚落雁,不外如是,一襲白杉包裹著一付修長的身材,更顯得典雅出塵;眼神中更不經意流露出一股剛毅、果敢之氣,可以想見她的個性必然是柔中帶剛。


惟不見其身上有任何的武器,仿佛她是一個普通的富家千金,跑出家門遊山玩水來的。


后來的女子看了看地上的屍體,對童本本道:" 這些人是你殺的嗎?" 語氣雖淡,一雙眸子卻咄咄逼人。


童本本正待答話,周濟世已經搶先一步答:" 敢問姑娘芳名?" 周濟世直覺地覺得這兩名姑娘來頭絕對不小,不願意多樹立敵人。


名叫霜姊的姑娘淡淡地道:" 我是誰似乎沒有這幾條命來得重要吧?" 這一次,她語氣中不但有種令人不得不答的威嚴存在,還多了一股敵意。她知道天底下只有一種人在這種情況下會不急著辯解,反而先追問起他人的來曆。


另外一名少女道:" 霜姊,看她們一付獐頭鼠目,我看一定是他們干的。不用多說了,先把他們擒下來再說吧!"


周濟世道:" 小姑娘這就是你的不是了。獐頭鼠目也是父母生的,難道我們願意長得一付獐頭鼠目嗎?難道長得獐頭鼠目就不是人嗎?我們也是到了這里以后才看到這四具死屍的。"


那位霜姊聽了,楞了半晌,不好意思道:" 實在是因爲我們兩姊妹剛到此地,就見到這般情景,一時不察,誤會了兩位先生,小女子這里給兩位先生賠罪了。"


說罷,抱拳一揖,繼續道:" 這一位是我義妹,叫做謝小蘭,小女子我姓曠,賤名如霜。"


謝小蘭在一旁驕傲地道:" 我姊姊可有個綽號叫" 瀚海青鳳" 呢!"


童本本、周濟世聽了不禁一震。" 瀚海青鳳" 曠如霜自一年半前出道,單槍匹馬獨闖祈連山,憑著一柄不滿兩尺的袖中劍,怒劈五十人,殺得祁連山五十妖人只剩下兩妖,還逃到了蒙古才得以苟活,再也不能在祈連附近干些殺人放火的勾當,經此一役之后," 瀚海青鳳" 的名號可謂名動天下,立時成爲年輕一輩中少有的高手。


"涑水劍" 謝小蘭出道雖僅一年,但在半年前的武林大會中,仗著手中一把古劍" 涑水" 連敗青城、峨嵋、南海劍派及上官世家高手,最后雖敗給了武當"遊龍劍客" 卓非凡,但卓非凡爲武當派十年來第一奇才,因此旁人對" 涑水劍" 謝小蘭的評價並沒有因爲她敗給了卓非凡而降低,反而認爲" 只有卓非凡才能贏她" ,而對她推崇倍至。


童本本、周濟世相對一望,心知此地不可久留,否則遲早會被玲珑心思的曠如霜拆穿。可是憑他們的武功想要逃跑,除了出奇不意地出手,絕對沒有成功的希望。另一方面,曠如霜也低頭不知道在沈吟些什麽,氣氛忽然變得十分凝重。


忽然童本本朝門口一指,大喝了一聲:" 凶手別跑!"


謝小蘭連忙回頭一看,這時童本本、周濟世把握良機,分別一人劈出一掌,
一人灑出一片" 煙雨蒙蒙".


而曠如霜也適時擡起頭來,大喊一聲:" 別上當,他們才是凶手。"


就童本本、周濟世的本意,是誘使謝、曠兩人回頭,再猝然下手偷襲,只要能阻得一阻,便很有希望由窗口脫身。計劃十分完美,也十分正確─除了有一點錯誤,一個可以致命的錯誤,那就是他們錯估了這兩個" 年輕姑娘" 武功,單憑武功,他們連阻得一阻的機會也沒有。


周濟世憑著" 煙雨蒙蒙" 的掩護逃了出去,可是童本本卻沒那麽幸運。童本本才遞出招就發現,自己原本以爲是偷襲的一掌,竟然迎上了一柄劍!


一柄不足兩尺的劍!


曠如霜的袖中劍竟然可以后發而先至!


所以童本本只好死了。


周濟世逃了出去。其實也不能夠說是逃了" 出去" ,因爲他根本就沒有" 出去" ,他現在就住在村子尾的一家民宅里。他殺了大牛全家之后,就一直住在這個地方。村子里頭正爲了這幾天死的幾個人忙的不可開交,也沒有人注意到少了一個大牛。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這無疑是一步最危險,可是卻最奇、最險的一步棋。


周濟世的個性就是龇牙必報,三年前因爲路旁一個小孩譏笑他像乞丐,所以他就拿附近的三個村子來實驗,殺了兩百多人。他一定不會放過" 涑水劍" 謝小蘭和" 瀚海青鳳" 曠如霜,可是他知道他這一輩子絕不會是她們兩人的對手。


他也相信江湖上不是只有靠武功的。他會奇門五行、用毒易容,他不相信他沒辦法弄到這兩個丫頭。


所以他不走。


他計畫、他等待,在她們兩人逗留在這個村子里的這幾天,他一定要成功,他要叫她們不要小看武功差的人。


謝小蘭和曠如雙原本打算到江南緝拿淫賊,沒想到碰巧遇上了童本本和周濟世逞凶,兩人也不好抽身離去,便只好留下幾天幫忙村民善后。耽擱了兩天,謝、曠兩人心急如焚,擔心萬一又有人受害,豈不糟糕。值得欣慰的是這兩天的事大多都已告一段落,只要等小蘭待會兒從城里買回棺木,再刻好墓碑,就可以離去了。


曠如霜心想:" 待會兒還要趕路,還是先回房里打坐,免得到時候身體受不了。" 便舉步走向自己房間。才剛踏入房門,赫然發現桌上有人以茶水寫了" 村西十里,梅花林內,小蘭遇險,十萬火急。無名氏"


曠如霜心中一驚,也沒想到訊息是真是假,當下便毫不猶豫,便朝村西十里處的梅花臨飛奔而去。


十里對於曠如霜這般高手而言,不消半柱香的時間。果然如無名氏所說,有一片不算大的梅花林,心中急切的曠如霜也不顧" 逢林莫入" 的禁忌,提劍便沖了進去。


曠如霜才剛入了梅花林,從另一邊冒出了一個身影,在地上插了一根樹枝后,冷笑道:" 曠如霜啊曠如霜,這林子唯一的出口,被我擺了一個正反九宮八卦陣,等你破了陣,我已經解決了謝小蘭這個小蹄子,養精蓄銳等著你自己來上勾,哈哈哈!"


謝小蘭一回到了客棧,不見霜姊蹤影,心下不免覺得奇怪,當下喚來掌櫃的,問道:" 和我一同來的那位姑娘呢?"


掌櫃的哈腰答道:" 大姑娘一個時辰前就出去了,好像是有什麽要緊的事情要辦,不過她有請村子里的大牛來通知姑娘你,說請你先待在房里,等大姑娘回來再說。"


謝小蘭一聽,心中不免一陣嘀咕:" 霜姊到底有什麽要緊的事,竟然會比捉拿淫賊更爲要緊?" 不過聽了掌櫃的這麽說,也只好回到自己房里,等待曠如霜回來。


一踏入房門,一陣濃郁的香氣撲面而來,謝小蘭一聇,赫然見到桌上多了幾支淡紫色的花朵,濃郁的香氣便是由此而來,連忙叫來掌櫃的,問道:" 這些花是誰送來的?"


掌櫃的道:" 這是大牛剛才去西邊村子外摘來的,說是要謝謝兩位女俠救了咱們村子。"


謝小蘭還是孩子心性,忍不住天真地問道:" 這些花是什麽花,好漂亮啊!"


掌櫃的答道:" 這種花叫做" 百里香" ,産於村子西邊的郊區,最大的特征是濃郁的香氣可隨風飄逸,曆久不散,聞了更可以使人神清氣爽。據說它的香氣可以飄到百里之外,故名" 百里香"."


喚退了掌櫃的,謝小蘭忽然感到一陣疲倦,半個月來奔波所造成的勞累似乎一下子全都湧了出來。自從半個月前師傅收到" 天羅地網" 彭神捕邀請的信函,邀請師傅對付出現在南方的淫賊,師傅便命自己及正在天山作客的" 瀚海青鳳"如霜姊馬不停蹄地從天山趕往江南。這半個月來真的可以說是千里迢迢、拔山涉水,即使是鐵鑄的大漢恐怕都已經受不了了,更何況她只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


一想到今晚可能還要徹夜趕往江南,謝小蘭心想:" 照這樣下去,還沒到江南自己就先垮了,還談什麽抓賊辦案?不如趁如霜姊還沒回來,先休息一下。等如霜姊辦完了事,再一同趕往江南。" 便和衣坐在床上打坐運功,一心等著曠如霜回來。


困住了" 瀚海青鳳" 曠如霜之后,周濟世仗著一身易容術,將自己扮成大牛,捎了一個假口信給謝小蘭后,便一直躲在謝小蘭的窗外。雖然周濟世的輕功算不上一流,不過只要他不動,摒住呼吸,再加上窗外的大風,實在不太容易被發現。


再加上" 涑水劍" 謝小蘭雖然武藝高強,但江湖經驗不足,疏忽之下竟然沒發現窗外有人!


周濟世在窗外蹲了許久,一直等到謝小蘭打坐行功時,已經蹲的雙腳發軟,眼冒金星。周濟世緩緩將身子擡高,以食指沾了點口水,緩緩地、輕輕地將紙窗刺破了一個小洞,再將眼睛湊上前去。只見得謝小蘭雙目緊閉,鼻中冒出兩縷輕煙,隨著呼吸的節奏,吞吐不已,如兩條靈蛇一般,分明已是一流內家高手的模樣。就這麽一望,嚇得周濟世頭皮發麻,雙腿發軟,當下心生逃跑的念頭。


忽地周濟世腦中靈光一閃,想道:" 這丫頭雖然武藝高絕,但是到現在還沒發現我,可見沒什麽江湖經驗。若是我現在拔腿逃跑,一定會被她發現,到最后不免死在這丫頭的劍下,倒不如一搏,尚有一線生機。更何況房內還有" 百里香" 的濃郁香氣可以掩蓋迷香的味道,倒不一定會被這丫頭發現。"


於是周濟世自懷中緩緩地拿出一根長約兩吋,色呈黃褐的小管,緩緩地湊到紙窗上的小洞上。有了對謝小蘭武功的初步估計,這一次周濟世的動作不但又輕、又慢,還摒住了呼吸,生怕驚動了嫉惡如仇的謝小蘭。接著很慢、很輕、很小心地一點一點把管中的迷香吹入謝小蘭房中。隨著一縷黃色的煙霧飄入房中,周濟世摒氣凝神地注意著謝小蘭的動靜。


過了約莫盞茶時候,忽地謝小蘭打了個噴嚏,一頭栽倒床上。周濟世心中一喜,連忙推開窗戶翻身而入。


這時謝小蘭玉體橫陳、雙目緊閉,一付嬌柔可愛,哪還有平日刁蠻的樣子?


周濟世緩緩打量著橫躺在床上的謝小蘭,從頭到腳,再從腳到頭,映入眼簾的,是嬌酣的睡臉上白里透紅,小巧的櫻唇微微翹起,勾人心弦;衣領旁露出一段雪白的玉頸,增添幾分遐想,一身勁裝將微凸的酥胸及纖細小巧的柳腰緊緊的包裹起來,更令人感到血脈噴張,所謂" 美人春睡最銷魂" ,果真不假。


周濟世只覺得腦門轟的一聲,想都沒想,便朝謝小蘭的櫻唇狂吻了下去,雙手更是不規矩地在謝小蘭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遊移,柳腰懷中抱,酥胸盈盈握,一陣口鼻傳來的處子幽香薰得周濟世暈頭轉向的,放在謝小蘭柳腰及酥胸上的雙手不自覺地加重力道。

上一篇:白馬嘯西風 下一篇:劍蕩天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