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大娘

时间:2016-05-24 15:54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民國初年,我38歲。


  我在浙江一個小縣城的土財主家里做奶媽,我從小進入許家,許老爺唯一的
女兒鳳英便是吃我奶子長大的。


  這年,鳳英17歲,下嫁縣城里另一個土財主趙家,我作爲鳳英的奶娘陪嫁
過去。


  許老爺把我叫到房間里,對我說:“小媽,你在我家也很多年了,小姐也是
吃你奶子長大的,她娘難産死了后,她一直把你當作親人,這次小姐出嫁,你也
一起陪過去,我只希望你到了趙家別讓小姐吃虧,不過,趙公子那個人我也是見
過的,挺實在的人,挺老實的,只是書讀得多了點,腦子里盡是新潮的想法,總
之,你別讓小姐吃虧就行了。”


  說完,老爺拿出兩包大洋來,對我說:“這些是給你的,拿著吧。”


  我跪在地上給老爺磕了三個響頭,拿了錢。


  小姐出嫁那天,這個熱鬧哦!


  整個縣城的人們都來看,小姐很高興,風風光光的進了趙家的門。


  宴席在外面擺下,我陪著小姐做在洞房里,小姐和趙公子是見過面的,兩個
人都很滿意對方,小姐期待著夜晚的來臨。


  “小媽,你去看看外面。”小姐頑皮的撩起紅蓋頭。


  我急忙走過去幫她把蓋頭蓋好說:“小姐,別撩開,新娘子不能撩蓋頭。”


  “你快去呀!別在這里管我,你去看看外面怎麽個熱鬧法,回來告訴我。”
小姐說。


  我走到門口,打開門,外面的熱鬧聲傳了進來。


  大院子里滿滿的都是酒席,縣城的縣長,地保,治安大隊,各界有頭有臉的
人物都到了。許老爺和趙老爺也樂呵呵與頭面人物在一起說笑著,趙公子象個大
孩子一樣規規矩矩的站在旁邊給這些人倒酒。


  我關好門,走到小姐的旁邊坐了下來,把我剛才看到的對小姐說。


  鳳英聽完,哼了一聲說:“真沒勁……”


  又過了一些時間,趙家的很多妯娌和大娘們都進來道喜,我一一應承著,因
爲我是陪嫁過去的人,身份只比小姐低一點,所以,趙家的這些女人們都很尊重
我。


  打發走這些人,小姐忽然小聲的叫了我一聲:“小媽,過來。”


  我急忙走過去,小姐靠在我的身邊小聲的說:“小媽,我餓了,讓我吮兩口
奶子。”


  我脫開上衣,拿出自己的一個沈甸甸的大奶子,鳳英半躺在我的懷里也不揭
開蓋頭只是把我的奶頭叼在嘴里吃了起來。


  鳳英自小就是這樣,本來想讓她斷奶來著,可每次都纏著我,我拗不過她,
只好聽憑她了,本來我想,等我的奶沒了,她也就罷了,可這幾年或許是保養的
好,心情也舒暢,奶水竟然還是很充足,每每看著鳳英吃我的奶子,我便想起她
小時侯的可愛樣,其實在心里,鳳英早就是我的親閨女了。


  鳳英吃了奶子,把奶頭吸吮得‘滋滋!’有聲,她吐出我的奶子用小手輕輕
的摸著,忽然對我說:“小媽,我也能有你那麽大的奶子嗎?”


  我笑著說:“能,等小姐和趙公子有了小寶寶的時候就能了。”


  鳳英臉一紅,說了一聲:“羞死人了!”便不再說話了。


  時間過得真快,已經快到上燈的時間了。


  我正和鳳英說話,外面有人敲門。我問:“是誰呀?”


  外面的一個女人聲說:“大娘,我們趙奶奶請您過去呢。”


  我說了聲:“來了。”


  院子里還是很熱鬧,我跟著一個丫鬟進了東院子,這是趙老爺和趙奶奶住的
地方,我被帶進了一個大房間。


  一個很文靜的中年女人坐在太師椅上微微沖我笑著說:“呦!是許府的大娘
吧?早就聽鳳英說過,她跟您最親了,來,快坐。”


  我一見是趙奶奶,急忙說:“我不過是個下人,哪有我坐的地方。”


  趙奶奶笑著說:“大娘,您可別這麽說,您是和小姐陪嫁過來的人,我們可
不能把您當下人看,來,您快坐下,咱們也好說話。”


  我勉強著坐了下來,先是給趙奶奶道喜,然后靜靜的等著吩咐。


  趙奶奶說:“咱們這個地方的風俗我想大娘應該比我知道,今夜是他們的好
時候,還要讓大娘多操勞了,還好,大娘是過來的人,我想規矩是懂的,我也就
不說了,這里的錢您拿著吧。”


  說完,一個丫鬟拿來一包嶄新的大洋,我高興的收了起來,對趙奶奶說:
“您放心,閨閣里的事情我很知道,保證讓小兩口美美滿滿的。”


  趙奶奶也笑著說:“我放心。”


  我又和趙奶奶說了一會,起身回到了洞房。


  入夜。


  嘈雜了一整天的院子逐漸的冷清下來。我把小姐扶到了大床上讓她好好坐著,
門一開,趙公子一步走了進來。燈光下,我仔細打量著這個俊俏的男人,心中暗
暗爲鳳英高興。


  我笑著說:“公子大老爺,給您道喜了。”


  趙公子見是我,急忙說:“大娘,您受累了。”


  我先是根據風俗讓趙公子揭了蓋頭,然后把事先準備的酒拿出來讓他們喝了
交杯酒,酒里面有淡淡的‘紅途’——一種很柔和的春藥。


  然后我開始整理大床,鳳英和趙公子坐在外面說著話。


  我把大床厚厚的被子鋪好,盡量弄得很松軟,然后把事先準備好的白絲絹放
在被腳下。


  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我見他們的臉都紅著,知道春藥起作用了。


  我走過去對他們說:“老爺,小姐,里面都鋪好了,天也不早了,上床休息
吧。”


  趙公子摟著鳳英的小蠻腰站起來,親親我我的走進里屋。


  我把外屋的燈吹熄了,門關好。然后也隨著走進里屋。


  我先幫著小姐脫了衣服,讓小姐躲進被子里,然后我自己也把衣服脫光,趙
公子看著我的身體,對我說:“大娘,您今天晚上受累了。”


  我笑著說:“您說哪里的話,服侍好公子和小姐是我的本分。”


  然后,我幫趙公子脫衣解帶。趙公子脫光以后,我仔細地看了看趙公子的雞
巴,心里說:個頭挺大,還要讓他慢慢的來。


  我服侍著趙公子上了床,然后自己也鑽進了閨床里。


  此時,大床上,我們三個人已經俱是赤裸相對了,鳳英躺在里面,趙公子騎
在鳳英的身上,我光著身子跪在他們的旁邊小聲的指點著趙公子,怎麽親嘴,怎
麽捏奶子,怎麽摸屄,怎麽玩小腳,趙公子很聰明,一會就掌握了要領,把小姐
摸得渾身亂顫,我一邊看著,一邊又傳授給他們幾種常見的操屄姿勢,什麽‘狗
操式’‘推磨式’‘上樹式’……也不盡勝舉。


  我看看小姐的屄里逐漸濕潤了,對趙公子說:“公子老爺,您進去吧,我看
行了。”


  趙公子這時卻遲遲的說:“小媽,我,我……”


  我低頭一看,‘撲哧’樂出聲來,原來趙公子的雞巴竟然還是軟搭搭的,我
輕笑著用手摸著趙公子的雞巴,小聲說:“老爺,別著急,慢慢來,別緊張,盡
量放松。”我攥著趙公子的陰莖慢慢的撸著,好象還沒什麽起色。


  我笑著對趙公子說:“老爺,讓我幫您叼叼,您就起來了。”


  說完,我索性低下頭,一張嘴把雞巴頭含進嘴里吃了起來,鳳英也睜大眼睛
仔細的看著我,我一邊用最叼著雞巴,一邊還要給鳳英示范著,什麽用舌頭在雞
巴頭上打轉呀,什麽含雞巴蛋子呀,什麽用嘴唇緊撸雞巴莖呀,每個動作都讓鳳
英看清楚。


  而趙公子卻舒服的擡著頭,一邊上上下下的摸著鳳英的奶子和屄,一邊享受
著我的叼弄,不一會,雞巴便完全直挺挺的了!


  好家夥!我看著趙公子的雞巴,心里暗暗吃驚!好粗好長的一根大雞巴!漂
亮的雞巴頭锃亮锃亮的,從雞巴的縫隙里不時的冒出一股股透明的淫液,還一挺
一挺的呢!


  我見差不多了,急忙把粗大的雞巴頭放在小姐的浪屄口上,對著趙公子小聲
的說:“老爺,使勁往里杵!”趙公子聽話的一挺屁股‘撲哧’的一聲全根杵了
進去,下面的鳳英悶悶的哼了一聲,我急忙仔細的看了看,只見從小姐的屄里流
出絲絲紅葉,我急忙用白絲絹輕輕的沾了沾,好好的保存起來。


  趙公子待我完,迫不及待的前后動著,鳳英的叫聲也逐漸大了。


  “哦!親哥哥!哦!啊!親哥哥……啊!慢……慢點……哦!”鳳英激動的
叫著,秀麗的小臉上盡是香汗。


  “哦!老婆!媳婦!我……啊!好……好!”趙公子一邊大動著,一邊快速
的使勁操著,那粗大的雞巴在鳳英的小嫩屄里撒歡的抽著,帶出的粘粘淫水弄潮
了褥子。


  我在旁邊高興的看著,心說:啊,鳳英終于成爲一個真正的女人。


  看著從小被我奶大,已經在我心里成爲親女兒的鳳英被趙公子壓在身下,我
這個奶媽多少心疼,可又一想:女人嘛,都要走這一步,當年我被老爺第一次上
的時候不也是這個樣子嗎?我只做好我應該做的就好了。


  我跪在他們的旁邊用手絹輕輕的給趙公子擦汗,一會又給鳳英擦汗。


  趙公子畢竟是第一次,雖然堅持了一會,可時間一長就耐不住了,忽然趴在
鳳英的身上使勁挺了幾下便不動了,鳳英也小聲的叫了兩聲。


  直到一切趨于寂靜,趙公子才從鳳英身上下來,戀戀不舍的抱著鳳英,鳳英
也看著趙公子,兩個人小聲的說著悄悄話,我急忙下地打來溫水,用絹子給鳳英
和趙公子擦干淨下身,幫他們蓋好被子,然后我躺在了床腳假寐著。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時候,忽然覺得有人踹我,我急忙翻身起來,只見趙公子
對我說:“小媽,我還想玩,你過來,看看鳳英叼雞巴叼得對不對?”


  我笑著爬到他們的跟前細心的指導起鳳英來……


                (中)


  “鳳英,別著急……別咬!……用舌頭!對!對!”鳳英在我的指點下用小
嘴仔細的舔著趙公子的雞巴。


  趙公子樂呵呵的看著我,對我說:“大娘,以后您一定要多指點我們啊……
哦!”在鳳英小嘴的逗弄下,趙公子的雞巴逐漸的立了起來。雖然鳳英還是第一
次玩男人的雞巴,但憑借著處子之身的熱情,竟然讓趙公子的雞巴挺了起來!


  我欣喜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高興的說:“小姐!繼續,別停下…小姐,還記
得您是怎麽吃我奶子的嗎?對!就照著吃奶子的樣子,使勁的唑雞巴頭!小姐!
對!”


  鳳英在我的啓發和鼓勵下,更加大膽的放縱起來,那張小嘴象當初吃我奶子
似的,狠狠的唑著趙公子的雞巴頭,粗大的雞巴頭終于又‘腫脹’起來!在微弱
的燈光下閃閃發光,鳳英好象也抛棄了一切嬌羞,大膽的用兩只小手揉弄著趙公
子的兩個雞巴蛋,小嘴只對著雞巴頭上的馬眼狠命的唑著,我在旁邊笑看他們兩
個人,心里非常高興。


  趙公子用兩只手不停的在鳳英的兩個玉乳上撫摩著,鳳英白嫩的皮膚好象能
擠出水似的,兩個渾圓的乳房在趙公子的揉弄下逐漸的挺立起來,乳頭硬硬的。


  我急忙召喚趙公子說:“公子,快去親鳳英的乳頭。”


  趙公子急忙將鳳英按在床上,一口將那硬挺的乳頭含在嘴里,仔細的吸吮起
來,‘吧唧,吧唧,吧唧……’一陣亂吸,鳳英激動的哼了幾聲,我見趙公子的
手放在一邊,輕輕的將他的手拉到鳳英的屄上,趙公子知趣的用手摳了起來。閨
床上,我一邊看著這對新婚夫婦的淫戲,竟然自己也微微有點潮濕了。


  ‘啊!……’我擡起一條腿,背靠床腳,用手大力的揉搓著自己的浪屄,滿
手都是黏糊糊的淫液,‘唔!……’我看著趙公子和鳳英互相撫摩親吻,無奈之
下只好扳著自己的一只小腳,將大腳豆含在嘴里細細的吸吮著,權當是根雞巴,
‘啧啧啧……’我一邊使勁的揉搓著自己,一邊大力的吸吮著自己的腳豆,一邊
緊盯著他們夫婦。


  依照本地的風俗,陪嫁過去的女人自然和新娘一樣,完全屬于新郎的私人物
品,故而我才敢如此的放肆,因爲趙公子也可以操我呀,只要他想操,隨時都可
以。


  趙公子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鳳英身上,他把雞巴頭放在鳳英的屄門外面使勁的
摩挲著,一見鳳英的淫水冒出來,便急不可待的將雞巴使勁往里一捅,‘滋溜’
一聲進去了。


  鳳英用胳膊緊緊的摟住趙公子的脖子,小嘴里的舌頭使勁伸到趙公子的嘴里
供其吸吮,自己的屁股還一個勁的往上亂頂,‘啪啪啪……’兩個人又歡快的操
了起來。


  ‘哦!……’我在一旁看著這一切,一陣陣的欲火焚身,但我知道規矩,小
姐畢竟是小姐,我和小姐再親,也不過是她的奶媽,如果我有什麽想法,那倒黴
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我只是不停的用手摳著自己,不敢越雷池一步。


  趙公子饒有興趣的和鳳英玩著,把我剛剛傳授給他的幾個姿勢全玩到了,他
讓鳳英趴在大床上,自己從后面進入,兩只手不停的揉捏著鳳英的奶子,我小聲
的對趙公子說:“老爺,何不摳摳小姐的屁眼,保證另有一番趣味呢!”


  趙公子聽完,回頭感激的看了我一眼,中指一伸,‘撲哧’的一下進入了鳳
英那處女屁眼里,兩人同時發出‘哦!’的一聲,只聽鳳英一邊嬌喘著一邊罵
道:“死小媽!竟教他學壞整人!哦!啊!”


  趙公子卻樂道:“啊!……小媽,鳳英,這后庭之樂果然其樂無窮呀!……
鳳英,你的小屁眼……仿佛吸吮我的手指呢……啊!”趙公子說完又使勁操了幾
下,手上也抓緊摳弄著鳳英的屁眼。


  鳳英也逐漸體會到后庭之樂,不再說話,只是大力的把屁股向后頂著,讓雞
巴一下下的全根進入。


  我坐在床腳,使勁的揉搓著自己的浪屄,忽覺得小腹一熱,身子使勁往上挺
了兩挺,緊緊的咬住牙關不讓自己發出呻吟聲,我泄身了。


  泄身以后,看著那小兩口還在床上不停的折騰,我心滿意足的笑了,頓時覺
得一陣疲憊襲來,也只好強打精神看著。


  趙公子和鳳英又玩了好一陣,才泄身,我急忙打來溫水伺候著他們擦干淨身
體,服侍著他們睡下。等他們都安然入睡,我看看外面,天光竟然有些微微發亮
了,我也急忙睡下。


  轉天,早晨。


  我早早的醒來,按照當地的習俗,新婚第一天早晨要唱喜歌,我先安排好喜
糖、紅棗、花生等物品,然后撒到他們的床上和被子上,一邊撒一邊唱著喜歌。
鳳英躺在趙公子懷里瞪著大眼睛笑著看著我,直到我把喜歌唱完他們才起身,起
床以后,趙公子先是帶著鳳英和我到東跨院給老爺太太請安,臨走的時候,趙太
太把我一個人留下吃早飯,我明白是什麽意思,也就高興的留下。


  我和趙太太到了內屋,就剩下我們兩個人,我先是給趙太太道了喜。


  趙太太笑著說:“昨晚守門的丫鬟說,新房里折騰到快天亮了才沒動靜。”


  我急忙回答說:“是呀,昨天新人們都很高興,小兩口也是珍惜春宵。”


  說完,我把昨天染上鳳英處女血的白絲絹拿出來遞給趙太太。趙太太急忙接
過來看了看,然后從衣兜里掏出個小瓶,打開瓶蓋,把里面的粉末撒在有血迹的
地方,一見變了顔色,高興的說:“是了!是了!這我就放心了!……小媽呀,
你可別怪我多心,老爺也很惦記著呢!”


  我急忙說:“太太哪里的話,咱們這的規矩我懂。”


  趙太太又詳細的詢問了昨天晚上的情況,我也詳細的和趙太太把他們小兩口
怎麽玩的經過說了一遍。然后,我陪著趙太太吃早飯,臨走的時候,趙太太還打
賞了一包大洋,我高興的收下了。


  ……


  時間如梭,轉眼到了臘月。


  趙府上下全都準備著過年,經過半年多的耕耘再加上我細心的指導,鳳英懷
孕了。


  趙公子這些天技藝日漸精熟,每天晚上都和鳳英私混在一起,我也在旁邊伺
候著,隨著熟悉,閨床之上,我竟然也可以吃點挂落,趙公子閑暇的時候也開始
對我摸屄撩乳起來。


  自從鳳英懷孕以后,趙公子和鳳英便分床睡了。趙公子睡在外面書房,我陪
著鳳英睡內屋。


  這天,正是臘月最冷的一天。


  晚上吃過飯,趙公子去東跨院和老爺商量生意上的事情,我服侍著鳳英早早
的休息。好不容易把鳳英哄睡著了,我也坐在暖爐旁邊打盹。迷朦之間,我覺得
有個人推我,睜眼一看,趙公子站在我的面前,我急忙站起來小聲說:“公子,
您回來了。小姐剛剛睡著,我給您鋪床去。”趙公子看了看熟睡中的鳳英,沖我
笑著點點頭。


  我走到外面的書房把被子鋪好,然后用暖爐捂著被子。我正忙活著呢,趙公
子突然從后面抱住我,嘴里哼哼的說:“小媽,想死女人了!快讓我操操。”


  我輕輕的笑了一聲,側過臉白了他一眼說:“老爺,您可別這麽說,我還不
過是您的奴才,別說什麽想不想的,您要操還不是隨您高興嗎?”


  趙公子一邊解著我衣服,一邊笑著說:“小媽,這些日子鳳英身子不方便,
您又不是不知道,難道您就眼看著我受委屈。”趙公子把我的圍胸扒開,我的兩
個大奶子一下子跳了出來,趙公子急急可可的叼住一個奶頭狠唑起來。


  我和趙公子滾進被窩里,身上的衣服被他一件件的扒了下來,趙公子伏在我
的身上一邊含著奶頭,一邊大力的摳著我的浪屄,嘴里哼哼著說:“爽!………
嗯……爽!”


  我也舒服的哼哼說:“哎呦,慢點,您當人家是鐵打的呢,哪禁得住您那麽
大的勁兒呢!”


  趙公子玩了一會,迫不及待的倒過身,用舌頭舔著我的屄,然后把大雞巴使
勁操在我的嘴里一個勁的挺著屁股,我一邊唆了著趙公子的雞巴,一邊用手摸著
他的蛋子,趙公子在被子里好好舔著我的屄。


  “滋滋滋!……唔!……大雞巴……真好吃!……唔!”我一邊胡叫著,一
邊快速的唆了著雞巴頭,雞巴頭又粗又大,滾燙滾燙的,從雞巴縫里冒出好多蛋
清液,我把這些淫液存在嘴里混合著雞巴頭好好玩一陣子才不舍的‘咕咚’一下
咽下去,趙公子的舌頭仿佛有靈性一樣,伸到我的屄里使勁的摳著、唑著,把我
屄里的淫水都吃下去,真爽呀!


  玩了一會,我的屄也熱了,趙公子的雞巴也硬了,他翻過身,大雞巴找到地
方使勁的一挺,‘滋溜’一下操了進來。


  趙公子趴在我身子上讓我伸出舌頭供他吸吮,然后他捏著我的奶子,屁股開
始由慢到快的動了起來,‘撲嚓!撲嚓!撲嚓!撲嚓……’大雞巴頭進出我屄里
發出浪浪的聲音,‘哦!哦!哦!哦!……’我一下下的迎合著他,屄里的黏糊
糊的淫水弄得他雞巴上滑溜溜的,操起來那個痛快勁兒就別提了!


  趙公子一下下的操著我,一會翻個身來個‘狗操式’,一會讓我坐在他懷里
玩個‘並蒂蓮’,然后又讓我趴在他身上來個‘驢磨磨’,真是淫蕩到了極限。


  趙公子使勁的操了我幾下,忽然一拍我那肥碩的屁股說:“來,撅著,我操
操屁眼。”


  我笑著說:“老爺,這次您可輕點了,上次我看你操鳳英屁眼的時候差點沒
把雞巴蛋子都塞進去,女人兒呀,屁眼都嫩,哪有那麽大的屁眼能把整個雞巴都
塞進去呢,您呀。”


  趙公子笑著說:“小媽,你不同鳳英,你的屁眼又老又結實,我才不怕
呢。”


  我跪在被窩里,把腿盡量蜷到前面,死命的把自己的大屁股讓在后面,趙公
子跪在我的后面,先是用手拍拍我的屁股,打得肉香四溢,然后把粗大的雞巴在
我的屄里沾了兩沾就合著滑溜溜的淫水沖著我的屁眼使勁一頂,只聽‘撲滋’的
一聲,粗大的雞巴頭先進去了,我立時‘哎呦’的哼了一聲,回頭說:“慢點,
別操壞了。”


  趙公子也不聽我說話,只是披著被子趴在我身上,屁股開始亂頂起來,‘噗
滋!噗滋!噗滋!噗滋!……’粗大的雞巴操的屁眼是滋滋有聲,我和趙公子同
時哼哼著。


  這個哼哼:“過瘾!……爽!……好屁眼!”


  那個哼哼:“哎呦!……再使點勁,……屁眼里刺癢呀!……啊!”


  趙公子樂呵呵的快速操著屁眼,我配合著他的運動一下下的往后猛頂,粗大
的雞巴越操越滑溜,屁眼里的大腸油被雞巴帶出來堆積在屁眼周圍,趙公子發狠
的猛操幾下,突然一停,長長的呼了口氣,我只覺屁眼里的雞巴猛的挺了兩挺,
只聽趙公子說:“小媽!你的屁眼簡直是一絕了,唆了的我雞巴好玄沒射出來,
真真是我的一件寶貝呀。”


  我聽完后,趴在床上浪浪的小聲笑了起來……


                (下)


  趙公子趴在我的身上,雞巴硬硬的插在我的屁眼里,他也不動,只是在我的
耳邊和我小聲的說著悄悄話:“小媽,你說鳳英多咱能生?”


  我側臉看了趙公子一眼,伸出手指扳算了一下,小聲的說:“我算著,也快
了,大概過了年就生了,老爺,您別著急,抱兒子也不著急這一刻。”


  趙公子笑著問:“小媽,你怎麽知道是兒子,要是閨女呢?”


  我笑著說:“看肚子就行呀,老人們經常說,肚子發橫的都是兒子,您看小
姐的肚子那麽大,我估計著是個兒子呢。”


  趙公子也不說話,把雞巴仍舊插在我的屁眼里,他讓我側過身子,他躺在我
的后面蓋好被子,用手捏著我的大奶子,繼續和我說:“小媽,現在外面亂呀,
聽說南邊鬧了兵災,生意雖然不錯,可是到處都是匪,廣州那邊鬧革命,很多年
輕人都參加了,我念了這麽多年的書,我總覺得只有革命才能救中國,我也想到
廣州去!”


  趙公子和我說的話,我基本沒聽懂,什麽革命呀,兵災呀,可最后一句話我
聽懂了,我急忙回頭問:“老爺,您說什麽?要到廣州?”


  趙公子說:“是呀,去廣州。”


  我問:“廣州在哪呀?離咱們城里遠不遠?”


  趙公子一笑說:“遠,在南邊,還要往南走。”


  我說:“公子大老爺,您可想好了,小姐現在快生了,您可不能離開,小姐
嫁給了您,您可不能扔下我們不管呀。”


  趙公子看我認真的樣子,笑了,說:“小媽,你別操心了,我不過是說說而
已,你別擔心。”


  說完,趙公子使勁的親了我一口,我張開小嘴把舌頭伸出來任憑他使勁的吸
吮,趙公子一邊和我親嘴,一邊揉捏著我的奶子,下面又開始用大雞巴操起我的
屁眼來,我輕輕的哼著,覺得屁眼里的雞巴好大好燙,我也浪浪的把自己的大屁
股輕輕的往后頂著。


  趙公子忽然對我說:“把嘴張開。”


  我臉紅的閉上眼睛微微的張開小嘴,趙公子也張開嘴,一口粘粘的唾沫從他
嘴里慢慢的流出來,流進我的小嘴里,他就愛玩這調調,我吃著他的唾液,趙公
子更加興奮的操著我,大雞巴在屁眼里左右的抽了幾下,趙公子把雞巴拔出來,
一長身,把雞巴哆嗦著直沖著我的小嘴,顫聲對我說:“小媽,給來兩口,太干
燥了。”


  我撅著小嘴幽怨的白了他一眼,‘撲哧’一笑,也顧不得臭哄哄的雞巴頭,
小嘴一張把他那粗大的雞巴頭含進嘴里仔細的唆了起來,“啧啧啧……嗯……滋
滋滋……”我用小嘴細心的唑著他的雞巴頭,覺得味道怪怪的。


  趙公子舒服的吸著氣,對我說:“好吃嗎?”


  我吐出雞巴頭輕輕的推了他一下嬌羞的說:“老爺,您就會作踐人家,好討
厭。”


  趙公子看著我的樣子,一時間竟然看呆了。忽然,他使勁的將雞巴頭塞進我
的小嘴里猛的操了起來。


  “唔唔唔唔……嗯……唔唔……”粗大的雞巴使勁的插進小嘴里,把我插得
白眼亂翻,口水直流。


  我覺得快喘不過氣來了,想用手推他一下,趙公子喘著大氣對我說:“用…
用手摟著我的……屁股!……快!點!……”


  我也顧不得自己了,急忙用手緊緊的摟著他的屁股,任憑他的雞巴把我的小
嘴當成浪屄似的快速的猛操著,‘撲哧,撲哧,撲哧,撲哧……’趙公子的雞巴
快速的在我小嘴里抽插著,每下都把雞巴全根進入,粗大的雞巴頭次次都要捅進
嗓子眼里面,我‘唔唔……’的叫著,最后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我覺得喘氣困
難,可推又推不掉,吐又吐不出,除了亂翻白眼之外幾乎就要背過氣去了。


  趙公子一直看著我的樣子,見我小嘴里的唾沫把他的大雞巴弄得油亮油亮
的,忽然猛的使勁頂了好幾下,狠狠的悶哼了一聲,大雞巴照直插進我的嗓子眼
里,激烈的射了起來!


  火熱滾燙的精液射得我渾身顫抖,我大口大口的吞咽著,把他這些天來憋悶
的欲火盡數吞進肚子里。


  直到趙公子把所有的精液射完,他才大大的喘了口氣,疲憊的躺在枕頭上,
對我說:“給我擦擦身子。”說完便昏沈沈的睡去。


  這便是奴才和小姐的區別,同樣都是女人,每次他和小姐親熱以后都要好好
的安撫小姐一番才同枕而眠。而我,我不過是他的奴才,是他的私人物品,是他
的尿壺,是他的私人泄欲工具……想到這里,我覺得心酸酸的。可我又一想,我
也夠幸福的了,我這樣的身份能得到老爺的眷顧,能讓老爺得到歡樂,我應該知
足了,我只希望看著他們小兩口和和美美的過日子,這便是我的福分了。


  想到這里,我急忙打來熱水,輕輕的把他的身子擦干淨,然后幫他蓋好被
子,吹熄了燈。我走到閨床旁,小姐正酣睡,我輕輕和衣躺在了床腳……


  ……


  過年了!熱熱鬧鬧過大年。


  平靜的小縣城熱鬧了起來,趙府此時也忙活起來,鳳英臨産了。


  本來我計算著應該是過年以后,可鳳英身子弱,早早的生産了。


  接生的時候我在屋里和接生婆一起忙活著,覺得有點不對勁,鳳英的叫聲很
淒慘。果然,這個早産的小生命還沒等見到這個世界什麽樣就逝去了,鳳英流産
了。


  趙府上下都很惋惜,所幸的是,鳳英保住了,還可以再生孩子。趙老爺、趙
太太都來安慰鳳英,她躲在趙公子的懷里哭了半天。


  轉年的春天,突然間好象世界變了一樣,在這個平靜的小縣城也感受到了變
革的氣息,人們到處在談論革命、戰爭、逃難的人們帶來了南方的信息,大街上
可以看到穿著破舊軍裝的士兵,小縣城人心惶惶。


  趙公子的新潮想法沖破了老爺太太鳳英和我的阻攔,他毅然選擇了從軍,只
留下一封信便悄悄的走了。


  世道的變革不是人們能左右的,在我們這些女人的思想里對于外面的兵荒馬
亂只是恐懼和害怕。


  半年后,我們收到了趙公子從廣州寄來的信箋,原來他到了廣州,參加了國
民革命軍,隨著部隊打了幾次大仗,因爲他讀過書,表現英勇,現在已經提升了
官,信里還提到廣州現在的形式,人們熱情的支持革命,云云。我和小姐只關心
他的安危,見到他的來信總算放心下來,小姐和我喜極而泣,趙府上下也都是結
大歡喜。


  又過了三個月,趙公子終于回家探親了。


  我一看,趙公子的樣子變了,再不是那個文弱的書生樣了,他的身體變得結
實了,嗓音也洪亮起來,一身的戎裝,騎在高頭大馬上那個威風的樣子呀!


  趙公子見了老爺太太,大家都哭了,我也陪著小姐哭,這是歡喜的眼淚呀!
大家都很高興。趙府里也是張燈結彩大大辦了宴席爲趙公子接風,一家人坐在一
起和和美美的吃團圓飯。


  晚上,趙公子走進房間,我早已把床鋪好,小姐陪著趙公子小聲的說著話,
兩個人一會哭,一會笑,一直到二更天才脫衣上床。


  趙公子讓我和以前一樣跪在旁邊伺候著,他抱著鳳英死命的親著,鳳英也高
興的回應著,趙公子對我說:“小媽,過來伺候我的雞巴。”說完,他摳著鳳英
的浪屄和她親嘴。


  鳳英也說:“小媽,好好伺候老爺的雞巴,讓老爺舒服了。”


  我笑著答應著,把頭伸到趙公子的褲裆里叼著雞巴頭猛舔,不一會,趙公子
的雞巴就挺起來了,我幫他對準眼,他雞巴一挺,插進鳳英的屄里操了起來。


  鳳英一邊拿著手絹給他擦汗,一邊對我說:“小媽……哦!……給…老爺,
推推屁股……別讓老爺……累著。”我跪在趙公子的后面給他輕輕的推著屁股,
趙公子樂呵呵的和鳳英玩著,然后,他們又玩了好幾個姿勢,我在一旁幫忙,直
到三更,趙公子才在小姐的屄里泄了身,我服侍著他們睡下我才睡。


  清晨。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時候,覺得有人推我,我睜眼一看,原來趙公子醒了,我
剛要問,趙公子沖我‘噓’了一聲,然后看了看還在熟睡的鳳英,拉著我來到外
面的書房。


  我光著屁股被他拉進書房,還沒等我說話,趙公子就把我按在地上,雞巴一
挺插進我的小嘴里,我知趣的摟住他的屁股,小嘴緊忙活著唆了雞巴。


  趙公子一邊舒服的享受著,一邊喘息著說:“大娘,……我在南邊……除了
鳳英以外,就是最想你了……啊!……好!”


  我害羞的吐出雞巴,笑著說:“想我?老爺,您是想我的身子呢?還是想我
的屁眼?”


  趙公子樂著說:“都想!都想!”


  說完,他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往桌子上一按,讓我使勁的閉攏雙腿,撅起屁
股,他站在我的后面擺好姿勢,分開屁眼,大雞巴頂住屁眼,使勁的一捅,全根
進入,操了起來……


  ……


  九月的太陽慢慢的升起,大地也迎來新的一天,陽光透過窗戶照射在我們運
動著的身上閃閃發光。


  書房里,兩個渾身赤裸的人正享受著肉體帶來的歡樂,美麗的大娘被年輕的
男人以淫蕩的姿勢牢牢的按住,粗大的雞巴快樂的進出著屁眼,屁眼發出‘吱吱
……’的呻吟聲,仿佛和雞巴共同上演著一部清晨協奏曲,陽光照射到男人的屁
股上,那男人的屁股呀,閃閃的發亮,就是那麽前前后后的運動著,運動著……


               【全文完】

上一篇:嬌妻的秘密1-5 下一篇:下屬的騷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