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苞娇妻(妈妈)后庭

时间:2016-05-24 15:54

.
专注高端成人用品,好口碑,正品授权,专卖日本欧美进口成人性用品,夫妻情趣用品,迷情香水,进口印度神油:全国七大仓库,覆盖全国上千大小城市,私密发货,支持货到付款!  客服微信:LX549999,做回真男人。


昨天我把一盘乱伦的带子放在了家里的显眼处,一整天我都在想妈妈会不会发现这件事情。


  回到家里,我故意轻轻地走进去,房间里传出影碟机中的十分淫荡的声音。


  我偷偷地走了过去,望着客厅,只见妈妈和姨妈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屏幕,双手不停抚摩着自己的大咪咪,双腿夹得很紧,不停地摩擦,时不时还发出一声哼哼。


  我吞了口口水,向屏幕望去。画面上,儿子正在疯狂地干着他的妈妈,用的是狗趴式,他的妈妈痛苦地叫着,嘴上还挂着儿子的豆浆。儿子的姐姐也在,姐姐跨站在妈妈的背上,儿子则一面在后面狂干着妈妈,一面和姐姐接吻。


  过了一会儿,姐姐就在妈妈的背上开始撒尿,黄色的尿液,顺着妈妈的背部流到了妈妈的乳房,也流到了儿子的手上,这时候,姐姐还拉出了大便,就在妈妈的背上……


  看到这里,我也禁不住哼了一声。


  「谁?」姨妈叫了起来。


  「是我。」我走了出来。


  「喔,是你啊……对了,我还有事情,姐姐我先回去了。」姨妈慌慌张张地站起身来抓起提包就往外跑,看着姨妈那略微发福的身体,透过紧身的旗袍在跑动中颤抖,我心里暗想,姨妈其实也满不错的嘛!


  「桥,你平常就是看这些吗?」妈妈的神色越显慌张。


  「这是朋友放在我这里的。」我故意往屏幕望了望,这时,电视上的妈妈还在「啊啊」地叫个不停。


  「桥,你喜欢妈妈吗?」妈妈突然用一种坚定的话和我说话。


  联想到乱伦小说里写的,我的心里一阵窃喜:「当然喜欢啦!妈妈,你永远都那么漂亮。」


  「是吗?我老了,你居然还喜欢。」妈妈转了转自己苗条的身材。妈妈的身材很好,33D的胸围,两个乳房走路时总是一颤一颤的,163cm的身高,皮肤因为长期的保养变得很白。


  「你跟我来。」妈妈关了电视,向我一招手,进了自己的卧室。我缓缓地跟了进去。


  妈妈趴在那里挽起裙子,慢慢地把雪白的腿分开,露出一片黑色的森林,一小片半透明的黑布挡在前面,隔着黑布就可以看见那肥厚的两片肉,妈妈一只手支撑着身体,一只手不停地抚摩着那片黑布,一阵阵呻吟声中,只见那黑布已经湿了,妈妈慢慢地把臀部移到我的脸上:「儿子,它好看吗?」


  「好看。」我吞了一口口水,黑布和森林中已经有了晶莹的液体渗了出来,妈妈的手指不停地抚摩这那片区域。


  突然妈妈停了下来,妈妈把手从内衣中抽出,把它移动到背部,然后一把拉下那片黑布,但又没有全部拉下来,露出一个粉红色的菊花,接着又把中指顺着内衣的上沿插进了菊花。


  「啊……啊……」妈妈又开始呻吟起来,我一把抱住了这个香臀,然后伸出舌头顺着那根手指,开始吮吸,手上传过妈妈颤抖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屋子里充满了淫荡的气氛。


  「等一下。」妈妈忽然抽出了手指,整个身体直了起来,妈妈转过身体面对着疑惑的我说:「你……你还没脱衣服。」


  我恍然大悟,然后三下五除二地脱下上衣和裤子,只剩一条内裤,当我正要脱时,一双雪白的手拦住了我,只见妈妈已经脱下了裙装,露出了上半身,下半身还穿着那条黑色的内裤,整个人瘫坐在床上,胸前那两个硕大的乳房像两个熟透了的桃子,顺着呼吸还一抖一抖的,两粒乳头红得发黑。


  然后妈妈让我坐在床上,分开两腿,妈妈把头放在中间,伸出香舌,隔着内裤,不断地舔着阴茎和阴囊,一股快人的感觉冲进了我的脑海,过了一会儿就让我到了顶点。


  我忍不住猛地掏出阴茎,把它戳入妈妈的小嘴里,接着便用双手按住妈妈的头,让妈妈吮吸。妈妈手嘴并用,一会儿就让我到了高潮,同时妈妈的嘴里也发出了醉人的声音。


  「我忍不住了!」我哼了一声,马眼一紧然后爆发出一阵豆浆,妈妈紧闭小嘴,一阵骨碌声后,竟然一滴不剩全都吞进了肚子,「现在该我享受了。」妈妈擦了擦嘴,将擦掉了的豆浆地涂抹在乳房上,接着便躺在床上,眼怀媚态地说。


  我爬了过去,对着妈妈的小嘴吻了一下,一只手穿过妈妈的背部抚摩妈妈的左乳,另一只手则不断地抚摩妈妈的黑色内衣,在妈妈的呻吟声中,乳房在我的抚摩下不断地变形,渐渐地硬了起来,两腿中间也成了汪洋大海。


  「我受不了了!」妈妈喊道。我一把撕开了妈妈的内裤,扶妈妈半坐起来,一只手不断地刺激阴蒂。


  「啊……啊……啊我……我……受不……受不了了……」一阵热流从我的手边射出,妈妈出来了第一次。


  不能让妈妈喘过气来,我不等妈妈有所反应,就把头又放入了她两腿中间。


  「不要……啊……哦……」我一下咬住了阴蒂,鼻子不断地刺激妈妈的下面小嘴,淫液不断地流,顺着内阴流过菊花,又流到了床单上。


  我伸出一个手指,插进那粉红色的菊花,「啊……」妈妈的身体明显发出了一阵颤抖,在这种前后夹击的刺激下妈妈马上「啊……啊……」地叫了起来,声音比刚才大多了。


  「饶了我吧!啊……啊……」


  「说你是淫妇。」


  「啊……啊……我是淫妇啊……」


  「说是你勾引我的。」


  「啊……是我……勾……引你的。」


  「说你需要儿子的大鸡巴。」


  「啊……啊……我需要……儿子的大鸡巴……快来……快啊……」


  这时,我加快了刺激的节奏,妈妈大叫一声,忍不住又泄了一次。


  我移动到了妈妈的下方把妈妈的两腿抬了起来放在肩头,中间的那块肉被分得很开,黑红中透出一些粉红,阴道和菊花在一翕一翕地活动着,我一只手扶着妈妈的肩膀,一只手握着大鸡巴对着「小嘴」戳,可怎么戳都戳不进去。


  「让我来。」妈妈笑看着我,一双小手从两腿中间伸出来捧起我的生殖器,然后缓缓地插进了妈妈的阴道,「啊……」妈妈轻声地呻吟了一声。


  一阵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的生殖器,十分的舒服。


  「这就是你……出生的地方,啊……啊……还喜欢……吗?」


  「喜欢。」


  我慢慢地抽动大鸡巴。


  「以后这就是你的了,你想怎么玩,都行……啊……」


  妈妈的左右手各自紧握紧握着我的左右手。


  「谢谢妈妈,我要好好报答妈妈。」


  我突然加快了节奏,用「四深五浅法」开始狠狠地压迫妈妈的阴部。


  「啊……啊……我的乖儿子……长大了,知道……用大棒来满足我了。」


  「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是……我是……一个淫……荡的母……亲……啊……」


  「你是我的性奴母亲。」


  「啊……啊……我是性奴,啊……随时……随时……等着儿子的大棒……来日我……的贱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