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引进性游戏的必要性

时间:2016-05-24 15:54

首先想声明的是,我对这个问题实在没什么研究,但是做为性爱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话题又是不得不说的。至少,很多人都认为,性爱之前的性游戏和性艺术,对于提高性爱的快感,增进彼此的感情,是有着极大的益处的。

凡是想稳定家庭、增加性乐趣的夫妻们,不妨试着做做性游戏,感受一下性艺术,也许在试过以后,你会觉得它益处无穷,妙不可言。

当人类把低等动物的性交进化并发展成为性爱的艺术时,性活动就开始变得丰富多彩和花样繁多了,性游戏或性娱乐便是其中之一。

然而,进入农业社会以后,人类性活动的最大悲剧就是夫妻性生活的内容又被狭窄化了。封建性生殖主义文化主张,夫妻的性就是为了生孩子,除此之外的任何目的及一切活动都是“淫荡”和“不道德”的。虽然这种观念在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受到了一定的冲击,但这种性观念在今天仍有一定的市场。

这种性观念对夫妻性生活有很大的危害。首先,它使夫妻不敢去追求性快乐。只有当夫妻双方为了生孩子或发泄性欲而性交才自认为合乎情理,同时也可被对方所接受;但当一方想寻求性快乐而增加一些挑逗、爱抚等做爱行为时,另一方便不干了。新婚之夜,妻子把丈夫使用的性技巧骂作流氓行径的大有人在。

一位在大城市受了点现代文明熏陶的农村丈夫,回家后想教妻子一点性花样,结果妻子破口大骂:“学坏了,流氓!”穿上衣裤夺门而去。岳父闻讯赶来,指着他的鼻子怒吼:“我闺女嫁给你是做老婆的,不是卖给你当婊子的!”一气之下,这位丈夫坚决地提出了离婚要求。

其次,这种将生育视为性交的惟一目的及将性交以外的性活动视为下流、淫荡活动的观念还会使夫妻性生活日益单调乏味,这是不敢追求性快乐的必然结果。因为人类对多样的性快乐是孜孜以求的,所以一些人便到婚外去寻求刺激。荷兰著名汉学家高罗佩在其名著《中国古代的性与社会》一书中指出:中国封建男性嫖妓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花钱寻欢作乐”。

据性社会学家调查,人类色情业的性娱乐内容至少有一千项以上。这对于夫妻之间只有性交一项内容的人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所以,很多人认为,当夫妻一方有了婚外性行为或嫖妓行为时,仅仅给予道德谴责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探究其中的内在原因,从中汲取教训,并好好想一想自己能否做些弥补。

再次,对性交以外的其他活动的否定还加重了男性的心理负担。当夫妻间的性快乐要全靠插入式性交这一项内容来获取时,丈夫自然力不从心了。因为女子从25岁起至55岁止,其性欲望和性能力呈上升的趋势,而与其同龄的丈夫却呈下降趋势。

这种性矛盾使得一些妻子抱怨不迭,叫苦连天,骂丈夫无能;丈夫对自己偶尔的性无能疑神疑鬼,忧心忡忡,担心自己丧失了男子的阳刚之气,从此将与性快乐告别。长期的精神负担使偶尔的阳痿、早泄变成了真正的、长期的性功能障碍了。

因此,夫妻要想增加婚内性乐趣,需要学会把性游戏和性艺术引入性生活。

性游戏有两种:第一种是意在引起性交的性活动,主要是指性爱抚。这是性交前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我国古人对此有深刻的认识,他们把性交称为“戏道”。《洞玄子》、《秘戏图考》等房中术书籍专门论述了种种戏道术。西方人现在之所以摒弃了“性交”一词,而代之以“做爱”,就是认为夫妻性生活没有爱抚行为是粗俗的,不能容忍的。

性爱抚是有意的、试图引发性唤起的肉体接触;它至少可以有三类:一是唇吻;二是口行为,包括舌吻、口刺激乳房、口刺激性器官;三是手行为,包括拥抱、抚摸身体、手刺激乳房、手刺激性器官。

第二种是可以引向也可以不引向性交的性活动。这种性游戏种类非常多,因国家和民族的不同而各有偏重。比如非洲人比较喜欢调情舞蹈,欧洲人爱开性玩笑、说情话、撕扯轻咬、水中嬉戏,亚洲人乐于嬉戏打闹、打情骂俏等等。下面介绍几种比较适合于我国大多数夫妻的性游戏。

一是婴儿游戏。夫妻双方可以假装成儿童,非常“好奇”地查看对方的身体和性器官;也可以像婴儿似地喃喃自语,激发对方的母爱或父爱,丈夫可以像个儿子似地躺在妻子怀里“任性、使坏和撒野”,拨弄和吮吸妻子的乳头。对于没有孩子的妻子来说,丈夫的吮奶使她把对未来孩子的渴望融化为对丈夫的一片柔情,对已有孩子的妻子来说,丈夫嘴唇的温柔触摸唤起了她心中过去喂养孩子时的种种快乐的回忆。

妻子可以像个女儿似地扑向丈夫的怀抱,撒娇使小性子,寻求“保护和安全”,这样可以使丈夫产生被需要的满足,激起对对方的保护欲和疼爱之情。妻子还可以做一些娇媚的动作,勾起丈夫的性兴趣。对此,我国古人总结说,女子一有媚态,三四分姿色可抵六七分。让人思之不倦、舍命相从的女人,往往都有一种“媚态”。

二是爱情游戏。夫妻可以共同阅读一些爱情作品,根据故事情节自己扮演里面的主人公,在卧室内演出。也可以自己编造故事或根据双方的恋爱经历来演出,这更能引起双方的兴趣。这些“酸甜苦辣咸”的爱情体验,可以加深夫妻对人类爱情的理解,珍惜双方美好的感情,在兴致高昂之时,一旦一方提出性要求,另一方往往会积极地响应。

三是动物游戏。夫妻模仿动物嬉戏、打闹、性交的动作,轮流演给对方看,借此引起对方的哈哈大笑,松弛因其他事由而绷紧的神经,保持一种轻松愉快幽默的心境。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合阴阳》一书,论述了十种模仿动物嬉戏的性交的动作,并称之为“十节”。

这十节,是古代仿生学在房事生活中的具体运用。它认为这十种动作既可以用来嬉戏调逗,也可以模仿其姿态进行性交。可见古人研究房中术既要使其科学化,又要使其艺术化、娱乐化。这是中国古人对世界性文化的重要贡献。西方人对此非常推崇,纷纷把它作为更新夫妻性爱的重要方法。享有盛名的美国金西性研究所的一位研究者告诉我,中国人现在热衷于翻译介绍西方的做爱术,其实这些人可能不知道,西方一些专家经过考证后认为,这些做爱术中的一半以上的内容最早来源于中国古代的房中术。

四是裸体游戏。夫妻双方赤裸全身,要么在轻柔浪漫音乐的伴奏下,跳着裸体舞蹈;要么相拥而卧说着情话,相互抚摸身体;要么进行下棋比赛,输一盘脱一件衣服;还可以在柔和的灯光下,准备一些酒菜,边吃喝边聊天,聊天的时候别让眼睛闲着。需要的时候,为她撩撩发梢,帮他抹去唇边残留的菜屑。或许这只是一个纯谈心的夜晚,或许是一夜缠绵。

五是幻想游戏。人与动物的差别就在于人有想象力。性生活中若缺乏了幻想,性行为只能沦为一系列单调乏味的机械化动作。因此,夫妻可以把对方幻想为热恋中的情侣,或一见钟情的陌生男女,做着各种动作挑逗对方。

但夫妻双方应树立这样的信念:“淫”只存在于婚外无耻的乱交之中,夫妻性爱无“淫”可言。早在20世纪初,著名的性医学家海密尔顿就告诉我们:“无论何种性的戏耍方式;就心理的立场说,是没有禁忌的。夫妻之间,一切相互的亲昵行为是没有不对的。”

夫妻在做性游戏时,要注意一点:不要在做之前和之中想着把它引向性交活动。因为一旦有了这种心理,做起来就会心不在焉,就想尽快结束性游戏,就使对方有种被利用的感觉。性游戏可是性交的“前奏”,也可以是性活动的“独奏”。

双方应把注意力集中在快乐亲密的情感体验中,而非时刻关心它是否会带来性交。当一方没有性交愿望时,另一方应把它当成一种独特的性体验,不能强求对方;当双方情致高昂时,性交则会水到渠成。总之,一切要顺其自然,只重视其过程而非结局。

夫妻的性游戏对性生活有着重要的意义。首先,它可以增加夫妻的性乐趣,减少婚外性行为的发生率。其次,它可以增进夫妻间的亲密感情,为夫妻的性交做好充分的身心准备。它能提高夫妻的性心理感受能力,使夫妻间的性活动从发泄式的性交阶段进入到娱乐式的做爱阶段。人类应为情而性,而不是为性而性,否则就与动物无区别了。

再次,它可以治疗性的生理和心理障碍。这是现代性治疗学的一项重要内容。对妻子而言,它能够减少性冷漠、性厌恶、性交疼痛和阴道痉挛的发生。对丈夫而言,它能减轻其精神压力,减少早泄和阳痿的发生率。

老年夫妻尤其要做性游戏。虽然老年人做爱的心理欲望仍然很强,但性的生理功能却开始衰退,如果硬想通过插入式性交方式来满足性欲望,只有出现性无能,从而带来心理上的懊恼和失望。而性游戏尤其是性爱抚,既能解决他们的身心矛盾,又能使他们获取亲密的性体验。

一对70多岁的老夫妻红光满面,乐观向上,奥秘就是他们每周都有几次满意的性生活。而他们所言的性生活就是脱光了衣服,在卧室里像个小孩似的,你追我跑打打闹闹,然后上床拥抱亲吻抚摸。